雲驀喵喵喵

   

山河内部福利

一篇清王,一篇肖九,悄咪咪。
其实清臣想要王清,欠着。

鸳鸯笑

  王杰希注视着她,她知道王杰希在看他,但是没有抬头。

  她在吃饭。她一向喜欢安静吃饭,不多言也不做别的事。

  只是这次她有点不安,王杰希从她坐下后就在看她,到现在依然在看。也不知是碗里的片儿川太香,还是手边的鸡蛋仔太诱人,那道视线便是清清楚楚停在她的面前,蹙眉也罢,抬眼也罢,都是挥不去。

  于是她便停下筷子,筷尖搭在汤水上,微微一颤就是一圈油花荡开。

  而她的面前似是传来一声轻叹:“想不到清臣居士吃饭也是如此认真。”

  “你知我是谁?”她抬首,手上又是微微一颤,刚刚平复的汤水重又荡开,一圈一圈。

  “自然。”

  “那你知我来此所为何事?”

  王杰希抚掌而笑:“略知。”他顿了一顿,继续道:“久闻清臣居士一介女儿身,一手鸳鸯剑独走江湖,还没什么人可以撑过三回。”

  他站起身,推开一边的窗。放眼出去是湖光春色好,而眼前只差佳人笑。

  只可惜这佳人却是要来杀自己的。

  “那你能撑几回合?”她挑眉,听王杰希如此说法倒是来了兴致,问道。

  她的剑很快,剑招也很快,她杀过的人不多,但是没有什么她杀不了的人。这一行她也做了约莫三年,接单杀人,做的是刀尖上拿钱的生意。

  不过这是她头一次见人知道要被杀,还能在这慢慢看春光,和杀手相谈甚欢。

  “能走几回合我不知道。”王杰希摇摇头,忽然伸手取了双筷子,径自从她手边鸡蛋仔中夹过一颗,却不去吃,停在眼前久久凝望,“但是姑娘若是一笑,在下怕是走不了一回合就要栽倒。”

  他话音刚落,忽觉面前锐气袭来,手腕用力向上一甩,那颗鸡蛋仔便高高飞起,而筷子一者抬一者压,只听“咔嚓”一声,将两只筷子夹在了其中。

  而她已不知何时站起身,一手撑在桌上,一手手中筷子和他僵持着,近在面前。

  “程昭。”她忽然开口,然后手一松,将筷子撤了回来。王杰希微微眯眼,手腕又是一扬,筷子陡然探出,却是夹住了之前飞起的鸡蛋仔。

  “王杰希。”他回应道。面前女子微微颔首,随后转身,飘然下楼。他向窗外望去,不多时便见的那道身影出现在桥畔,压着一顶斗笠,似是回眸对着楼外楼一笑,然后翻过了桥,落入袅袅春光之中,不见踪影。

  他手中还夹着那颗鸡蛋仔,金色的,等他回过神放入嘴中时。

  还热乎着。


九魔女
 

  这是何等美妙的造物。

  肖时钦不禁赞叹着,他在小屋里忙了整整半年,直到这台机械被组装完毕,他才瘫坐下来,望着这台庞然大物。

  这半年他几乎是足不出户,连阳光都未曾见过一次。小屋储备的食物吃的所剩无几,除了面前的机械,他只剩下一只黑猫。

  黑猫有着优雅的身躯和狡黠的眼神,它在肖时钦开工的两个月后来到小屋的窗口,趴在窗台上打着哈欠。

  从那一天起,这半年剩下的时间,他都和黑猫一起度过。说来也奇怪,头两个月他所遇困境颇多,虽然图纸上一切设计经过计算都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真正做起来确实困难重重。

  黑猫从来和幸运对立。肖时钦明白这一点,而面前的东西关乎着他未来的成就,这种时候和这种不幸关联,显然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

  但是他偏偏留下了这只猫。

  而之后的三个月怪事连连,且不说进展上他所碰到的麻烦要少了很多,半夜睡醒他会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件衣服,图纸会时不时有一些修改痕迹——虽然他并不记得这是他所做的,但是事实证明这些修改都是正确的。

  而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完美的机械在他的面前,这是他的造物。黑猫静静趴在工作台上,舔着自己的爪子,漆黑的眸子注视着机械的方向,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肖时钦很满足地看着这台机械,漂亮的金属光泽,流线的身形,这都是他操劳的结果——然而他却迟迟没有去发动机械。

  因为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存在。这台机械的目的是在没有外来能源的情况下达成一个“永动的循环”,这是科技所无法达到的。

  除非——除非有魔法。

  肖时钦伸手放在机械上,然而很快他诧异地发现,一只小小的爪子也搭上了机械的金属外壳。

  黑猫。

  它“喵”了一声,随后优雅的身躯在暗色的光晕中变大,紧接着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身黑色礼服的——少女。

  “这是九魔女的赞礼。”少女得意地说着,随后搭在机械上的指尖闪过一道光,在她话音落下的一刻,机械轰隆隆响了起来,随后完美地运转着。

  肖时钦震惊地看着面前的一切,少女悄无声息向前迈了一步,一只手提了提裙子,踮起脚,在肖时钦的耳小声说道:

  “这是九魔女的恩赐。”

  随后一吻。

@鸡蛋仔🌟  @言氏九芝糖厂老板

 

 

评论(11)
热度(97)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