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驀喵喵喵

   

王清

清臣生日快乐,清臣永远十七岁! @咸蛋仔
强行武侠,结局省略八万八千字

  王杰希偶尔也会坐在凉亭旁,看着夏天油绿的叶,念两句诗。据说这样的行为特别有气质,特别招姑娘的喜爱。
 
  王杰希功夫高强,说起来似乎练的是混元功,一法通万法通,各门兵器都使得了得。出师不过五年,已经留名江湖。彼时年少气盛,专挑兵器谱上的人打,后来不知为何敛去了锋锐,游历四方,就连出手也少了。

  有人说他是恋上了皇家的女子,不便出手,也有人说他是受了重伤,动不得手。但是说归说,也没什么人敢去招惹他。

  直到有一天,江湖快报突然散出消息,说八月十五紫禁之巅,将有一场比武。比武的一方据说是兵器谱第一。然而人们也不知道兵器谱第一是何等人,是男是女使什么兵器,只是知道那人的名字。

  程昭。

  但是王杰希知道。

  他又看了一会儿叶子,随后起身,拍了一拍长衫,眼神似是不经意地往身后瞟了一瞟。树丛哗啦一声响,王杰希笑了一笑,随后扬长而去。

  往北而去。

——————————
  “你若能胜我,我便嫁与你。”

  “这两次不算?”

  “算不得,一次蒙汗药一次设陷阱,怎能算得。”少女跺着脚气道。

  “便是说要堂堂正正赢你才算得?”

  “是。”

  “心服口服才算得?”

  “是。”

  “那怎样算是心服口服?”

  少女眼珠滴溜溜转着,似是有着无穷的点子,忽然背过身去,手背在背后,握着的折扇哗一声打开,对着他微微摇了两下。

  “你猜。”

————————

  八月十五,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只是王杰希不是叶孤城,程昭也不是西门吹雪。

  月尚未上城头,王杰希端了碗酒,眯着眼坐在店里,有意无意地望着四周。

  人比他想的要多很多。他也不知为何江湖上会传出比武的消息,总而言之,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

  他饮干碗中酒,掷碗而去。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皇宫盘查虽严,对武功高强人士,却是想进就能进的。

  他落在宫殿上,四周黑暗中蹲了不少人。但这与他无关,手往背后一探,一柄长剑已在手中。

  “你平时总穿青衣,这次穿了白衣,莫不是想学一学那月圆之夜?”

  一个声音悠悠飘来,闻者初觉受用,随后不约而同一惊。

  这竟是个女声。

  而说话声中,那人也已出现在了王杰希的对面。

  道是白衣胜冬雪,佳人赛西施。谁料得兵器谱第一是个女子,谁又能料得这兵器谱第一竟是绝世佳人。

  “学是学不来。”王杰希摇摇头,“但是试还是要一试。”

  程昭忽然叹气:“你本不该来。”

  “可我已经来了。”

  “你来了便走不了了。”

  “这倒不一定。”王杰希忽然一笑,人已蹿出。

  “这次你要用剑对我这锦灰扇?”程昭不慌不忙,那剑还未出鞘,她也便随意一让,扬手金铁交加,将半出鞘的剑给架住了。

  “试试便知道了。”王杰希几乎已经贴在她身前,话音刚落,只觉前方好像没有力气挡着,即时收力,噔噔噔连退三步。然而面前女子早已料到,原本想骗王杰希进取的后撤之势转瞬已化前冲,手中折扇一开一合,“哗”一声响时晃得王杰希眼花缭乱,扇尖便向着王杰希敲来。

  王杰希剑还不出鞘,依然半身在鞘中横着一挡,剑长扇短,然而程昭离他太近,扇子微一变势向下一打,这剑便跟不上了。可王杰希眼睛微眯,浑然不管那一扇,猛然剑光亮起,却是从程昭头顶削过,然后向着女子身后一挡。只闻得“当”一声响,长剑脱手🐠一漆黑箭矢一同坠落,而那一扇也结结实实捅在了王杰希小腹上。

  于是王杰希向后栽倒,而他倒下前做的最后一件事,便是伸手将面前人一带。程昭在他意料之内没有反抗,顺着栽入他怀里,紧接着一同落下屋顶。

  “你早知会有人偷袭?”昏暗之中,少女小声道。

  “消息散的那么广,总有想出名的人。”王杰希叹一口气,虚弱道。

  “那一扇捅的你重不重?”程昭说话带了怒音,气鼓鼓道。

  “我感觉快死了。”王杰希咳了两下,连气息都乱了。

  “那我去杀了那些人给你垫背!”少女柳眉一竖,一紧扇子,正要腾身而起,猛然一只手捏住她脚踝将她拉了下来,紧接着一只手点住了她的穴位。她余光瞟去,却是王杰希伸了个懒腰站起身,随后捡起了落在地上的长剑。

  “交给我吧。”他说,“这次总该心服口服。”

  于是屋顶上剑光如雪,王杰希以一敌众,大胜而归。

  紫禁一役之后,江湖传闻王杰希携妻清臣居士,浪迹江湖。

  江南水乡一茅屋。

  王杰希裹满绷带,被揍的鼻青脸肿,只能侧头看着不远处忙碌着的少女。

  “让你骗我,活该。”

  程昭瞅了瞅王杰希,扬了扬小拳头,靠近示威。然而就在她靠近的一刻,那绷带忽然散了,从中飞快窜出一只手,捏住了她的拳头,紧接着她就被压在了王杰希身下。

  然后干了个爽。

评论(9)
热度(59)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