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驀喵喵喵

   

【老友记·一期】依然在

有幸参本,在此解禁
顺带一提参本我是最菜的

依然在

  

  一.

  赛季在夏天旋律响起的时刻收尾,职业选手们进入了夏休期,然而对于兴欣来说公会运营刚刚起步,夺得了冠军的他们一时之间有无数的事情要忙,得抓紧这一波夺冠名声圈钱圈地抢几个副本记录排名扩大影响力。伍晨和退役后转去公会方面的魏琛深知这一点的重要,自觉选择留下来加班,而兴欣战队的诸位也各自投入战斗,奋斗在副本记录和BOSS 刷新点的第一线。

  这个时候的H市刚刚步入高温的节奏,推开窗就是扑面而来的厚重闷热感。而就是这样的天气,魏琛却只能蹲在天台空调室外机旁,一小片屋檐下的阴影中,强行美滋滋地吸着一根烟,不多时便闷出了一身汗。他当然想在空调间里指挥那些懵懵懂懂的兔崽子们怎么进行公会活动,然而好巧不巧在他摸出烟刚要点上的一刻,陈果溜达到了房间里,紧接着便以“俱乐部规章制度”,“室内有未成年儿童不能吸二手烟”等等理由将他撵了出去——虽然有吸烟室这种地方存在,然而需要下楼再穿过长长的过道拐两个弯,有这功夫都够做三个日常任务了。所以魏琛还是选择就近蹲天台,抓紧时间来一根。

  毒辣的阳光丝毫没有俗话里苏杭女子的温柔,魏琛蹲得脚有些发麻,偏偏又不能一屁股坐下去,谁知道这地面温度多少会不会直接给自己烫个烧伤。这样一想他忽然好奇了起来,这地面能不能把烟点燃。就在他摸出一根烟准备往地上戳上一戳的时候,忽然天台的铁门“吱嘎”一声响起。他急忙收起烟扭过头去看,对上的却是一脸苦相的叶修。

  “呦,这么巧,你也被赶出来了。”

  叶修嘴上叼上烟,稍稍抬了抬头,算是打了个招呼。魏琛随即往角落里挤了挤,给叶修留出了个位置。叶修叼着烟对着地面瞅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摸出打火机把烟点燃。

  深深吸一口气之后,两个“老男人”吞云吐雾着,凝视着远处高耸着如同变形金刚一般的建筑,不多时也不知是魏琛嘴上的烟燃得差不多了,他把烟头夹在指尖,打破了沉寂。

  “冠军,真好啊。”

  他由衷地感叹着,而身旁顶着四个冠军名誉的叶修呵呵笑了起来:“知道哥的感觉了么?”

  “去你的吧,你也就运气好。”魏琛翻着白眼,给了叶修一肘。

  “运气好?也不知道当年谁团队赛被捉云手抓出来先送人头的。”叶修笑呵呵地一躲,摇了摇头。

  “那是吴雪峰抓的又不是你抓的,你得意什么。”魏琛感觉眼皮跳得有点厉害,然而和叶修互损他的经验实在太丰富了,放在十年前他可能还会拎起菜刀赛后冲到嘉世俱乐部门下,逼得叶修——那个时候叫叶秋,大喊“吴雪峰关下门”。现在,身为一名有高职业素养的兴欣前职业选手现公会负责人,他果断捏了捏指节,一脸平静;“可我记得某个战斗法师在我被抓过去后被换掉了大半血差点送一血啊。”

  “那是战术你懂个蛇。”叶修无情地撕破了魏琛用来回击的掩饰,“也不看看我一个人压了你们四个人一半的血线,剩个守护天使被按着打,丢不丢人。”

  “呵,你再怎么吹我也要说吴雪峰牛逼。”魏琛继续翻白眼。不可否认的是,第一年职业联赛蓝雨在半决赛遭遇嘉世,然后在三局两胜的赛制中被人打了个2:0;第二场更是团队赛索克萨尔走位失误——或者说是一叶之秋奇袭突入五人阵中,撕扯阵型将索克萨尔和团队分开,然后由吴雪峰的气冲云水一个捉云手捉入了嘉世阵营,双方互换当家的情况下却是一叶之秋打残三个残血而归,而索克萨尔倒地打出GG。

  “雪峰是牛啊。”叶修继续吞云吐雾着,“我也很久没联系他了。没他嘉世可没那三连冠。”

  恍恍惚惚之间,十多年飘摇而过,现在想来才发现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而十年前的嘉世,可没现在兴欣那么舒服的环境,只记得闷热的环境里一排人就像是网吧五连坐一样,身后电扇“呼啦呼啦”转着,噼里啪啦的键盘敲打声、鼠标的敲击声和叶修偶尔的指挥声是简陋的训练室的主旋律,偶尔会传来隔壁陶轩大声拉赞助的电话声。

  门外小摊的冰西瓜是最解暑的玩意,空调开不起西瓜的钱陶轩吝啬不了,于是休息时间一人捧半个瓜拿个勺,哼哧哼哧吃得不亦乐乎,围坐在战术地图前叶修话都说得含糊不清,最后各自专心吃瓜,啃完到竞技场打一架消化消化,然后继续训练。

  就算后来嘉世拿了冠军开得起空调,他们还是喜欢捧个瓜哼哧哼哧啃半天,然而吃最快的总是吴雪峰,其次是陶轩,反而是叶修排在最后。

  而现在——

  天台的门又一次“吱嘎”一声响起,探进头的却是陈果。

  “来吃水果了,冰西瓜。”老板娘乐呵呵地撩了一下粘在脸颊上的头发,“这么热亏你们待得下去,快来。”

  “行。”叶修扬了一扬手,示意自己烟还没抽完,随即转向魏琛,“你先去吧,我抽完就来。”

  魏琛站起身活动了下有些麻的腿:“放心好了,不会给你剩的。”话刚说完,就被陈果用力一拽,扯回了空调间。临走陈果还不忘叮嘱一句“快点来啊”,随后才在吱嘎声中合上了铁门。

  叶修夹着烟,却迟迟没有放回嘴上。

  他看着远方在微微吹拂的风中摇曳着的绿意,有些出神。

  都没变啊。

  

  二.

  “前辈,有找你的电话。”

  乔一帆叫叶修的时候,叶修正在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当然他还没干多久活就手痒坐回电脑前打起了荣耀,此时耳机挂在脖子上,嘴里难得叼着的不是烟而是一根百奇棒棒,也是因为要照顾未成年的原因。

  “哦,谁啊,等我十秒。”叶修应了一声,随即手上速度突然快了一些,十秒不到的时间屏幕上就跳出了大大的“荣耀”金字,坐一边的魏琛“嗤”了一声:“又开小号炸鱼,怕不是H市鱼塘霸主。”

  “呵呵。”叶修无视了魏琛,径直走向乔一帆,“哪里的电话啊。”

  “跨国电话,他说他姓吴。”

  “哦?”叶修眼皮一抬,接起电话的一刻,传入耳中的便是那十分熟悉的声音:“叶秋啊,你还没死啊。”

  “你不死我怎么可能先死。”叶修笑着叼了支烟在嘴上,“吴雪峰。”

  “说话还是那么没品。”吴雪峰“啧”了一声,“那散人那玩意,是你折腾出来的吧。我从我这华裔荣耀玩家那里听到了。”

  “对啊,怎么样,是不是很强。”叶修微微向后靠在柜台上,极其放松地道,“有这玩意,连你的捉云手都不需要了。”

  “哈哈,放十年前还得靠我。”吴雪峰丝毫不介意叶修的嘲讽,“怎么说,又拉了支新队伍,还拿了冠军?”

  “是啊,魏琛那老不要脸的还死皮赖脸在我这蹭了冠军。”

  那边魏琛早就问过乔一帆打电话来的是谁,此时耳机挂在脖子上听得那个聚精会神,听到自己的名字后果断站起身拍桌:“叶修你别不要脸啊,别在吴雪峰那里造谣,是不是老夫带你们躺赢的?”

  “是是是。”叶修给了魏琛一个眼神,“那solo啊?”

  “哎你,对就你,下十人本你别带三个骑士啊,哎我来教你!”魏琛猛地指了指身边一个人,把耳机戴到头上就开始大声吆喝起来。叶修见状也不和他多计较,又和吴雪峰谈了起来。

  “你那边怎么样?”

  “还行,偶尔打几把荣耀还可以虐虐小年轻。”吴雪峰笑道,“不过你别指望我回来给你打比赛,我可打不动。”

  “当然,我这可有新的气功师了。”叶修道,“而且我也要退了啊。”

  “不复出了?”

  “不复出了。”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慢慢吐出一片云雾,“不然新人们还得承受被我统治的恐惧,不利于联盟发展。吴雪峰同志,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啊。”

  “是是是。您说的对。”吴雪峰极其配合地回答着,好像叶修就坐在面前一样,随后两人一同在电话里笑了起来。

  吴雪峰坐在桌前,桌上摊着许多办公的文件,屏幕上满是文件夹,而这一片文件夹之中掺杂着一个不合群却耀眼的图标——展开的金色羽翼之中书写着的GLORY。

  离开职业圈转眼已经七年,他现在也过了35,孩子都开始上小学了。荣耀在美国流行度同样很大,有时公司甚至也会有一些荣耀比赛。虽然他的对手相比他来说都不堪一击,但只要坐在桌前点开那个图标,插上账号卡戴上耳机,听着熟悉的技能音效,就仿佛自己还是当年那般坐在赛场上,用所得意的气功师拿下一场场胜利。那三连冠的王朝,是他人生功勋墙上最耀眼的一片。

  “你现在的队伍,叫兴欣吧。”吴雪峰抿了一口咖啡,“那嘉世呢?”

  “嘉世啊。”叶修呵呵笑道,“会回来的。”

  “嘉世还在?”

  “还在。”

  “还在就好。”吴雪峰长舒一口气,似乎放下了心事。

  “我说你,要么现在回国投资入股吧,少则五年多则七年——”叶修掐灭了烟头,冲一边走过来找他的陈果摆了摆手,示意等一下,“嘉世啊,还会有王朝的。”

  “行啊,我会考虑的。”吴雪峰笑道,“那我先挂了啊。”

  “以后联系,回来见面啊。”叶修说着,先一步挂断了电话,然后看向陈果。后者此时脸色复杂,显然是听到了关于嘉世的事情。

  “嘉世还能拿冠军么?”陈果有些忐忑,毕竟是嘉世多年死忠粉,虽然粉的人现在都在自己这,但要说对在荣耀史上刻下最浓墨重彩一笔却意外解散的嘉世没有期望是不可能的。

  或者说,在H市里,有无数的人期盼着,那个建立了目前为止联盟唯一一个三连冠王朝的存在,能从灰烬之中重新塑性,再次翱翔在这片广阔的天空之中。

  “少则五年多则七年,甚至可能更短,只要他们撑下去。”叶修扭头望向窗外,嘉世旧址所在的方向,“到时候就看你们能不能守护住兴欣了。”

  他这么说完,不禁也有些期待了起来。

  五年以后这座城市的上空,究竟是兴欣的呼喊声更响,还是嘉世的号角更亮呢?

  谁知道呢?

  

  三.

  退役发布会的时候,联盟一众职业选手,天南地北都意思意思来了几个到场,就连叶修宿敌韩文清也赶到了H市,脸上也少见的没有那种针对叶修的阴沉。

  发布会召开的那一天窗外在下着雨,这一年的五号台风似乎要在浙江登陆,带来一波强降雨,不过倒是稍稍解了一些暑。

  当然发布会的会议室里还是要打空调的,叶修和魏琛并肩在后台准备着,外面已经架好了无数摄像机,就等着他们出现。其他的职业选手们倒成了记者们的意外之喜,抢不到好座位的记者们优先把目标对准了其他的职业选手们,争取从他们的感想里面写出一些精彩的报道。

  “傻了吧,没退役发布会的经验了吧。”魏琛轻轻锤了叶修一肘,“老夫可有。”

  “被打跑有什么可骄傲的。”叶修“嗤”了一声,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职业选手们都是熟面孔。正式在联盟中的时间,除了韩文清就属他最长,他也参与过很多大神们的退役会,现在许多人都不知道在哪了,甚至他们所在的战队都消失不见了。

  比如诛仙,今年的挑战赛或许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这个名字就算是五年以上的老粉恐怕也没有什么印象。这时候他忍不住要感叹一声自己在嘉世的训练营培养了个好苗子,有邱非在,总不需要担心嘉世的名字彻底消失,要靠论坛大神考古科普才让萌新了解些许。

  叶修很庆幸自己那个时候还年轻,运气也好,有陶轩有吴雪峰,还有一帮好伙伴,可以挺过那样的时间。在那个电竞不被重视小孩玩游戏会被抓去电疗的年代,他究竟是多么幸运才能站在那样的顶端,靠着奖金以及越来越多的赞助继续单纯地战斗下去。而同期,实在是有太多的人,连去战斗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让他来说,那是一个真正开荒的年代,所有人都一知半解,也因此那是一个天才辈出的年代,只是天才很多,像他这样幸运的人不多。

  同期大神郭明宇,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做些什么。他看到自己当初封神的扫地焚香与第一赛季和嘉世争夺总冠军的战队衰落至如今,不知又会怎么想。

  “别发呆了,上台了。早开始早收工,今天可是副本次数刷新,老夫还要带队忙得很。”

  叶修坐上台,倒是没有意料之中的闪光灯噼里啪啦,记者们很不约而同地沉默,与窗外那声声雨一般宁静。两人很快很公式化地说完了关于退役的台词,接下来就是采访阶段。

  “如果没记错的话,第一赛季的半决赛蓝雨输给嘉世,请问那个时候魏琛前辈您赛后去做了什么?”有比较八卦的记者问道。

  “哦,公会长和我说,蓝晶骑士刷了,嘉王朝已经到了,抢不抢。我说抢他妈的。”

  台下轰然一片笑声,很快一个小记者有些激动地被魏琛点到,站起来问道。

  “魏琛前辈,请问您当初为什么选择退役,如果没算错那个时候您才20岁出头应该还可以继续很多年。”

  “这是为了蓝雨战队考虑。如果我不及时退出,新人怎么承担重担快速成长,你看我随便复出一下就拿了个冠军,要是一直打下去……”他的话说到一半,就受到两道目光强烈的凝视——来自叶修和韩文清,两人显然是料到了魏琛想要说些什么,于是魏琛一转话头,“联盟还怎么有活力,要用发展的目光看问题啊年轻人。”

  小记者坐了下去,努力地想着从魏琛的话里挤出一些东西,而这边另外一名记者——看起来快三四十岁的样子,站起身发出了问题。

  “这次叶神正式退役,魏琛大神刚刚复出又再次退役,联盟远古大神只剩下韩文清大神一位,我想请问一下叶神对此有什么看法。”

  “呵呵。”叶修坐直了身体,手指轻轻叩了叩桌面。

  “荣耀啊。”他停顿着,似乎在听窗外的雨声,稍稍等待了片刻,他缓缓开口。

  “我们从未离开,我们依然还在。”

  一时之间,闪光灯连成一片,所有人都记着笔记,而有媒体特意把镜头给向了第一排作为嘉宾坐着的韩文清,画面中的人坐得笔挺,眼眶似乎有一点红。

  发布会持续了约两个小时,结束后记者都离开已经是三个小时后的事情。兴欣作为东道主自然不会怠慢职业选手们,早就订好了餐厅。

  餐桌上的职业选手们该欢乐欢乐该唏嘘唏嘘,赛场上的种种黑历史也成了此时的笑话,不过诸位都不怎么擅长喝酒,于是乎纷纷以茶代酒。叶修和魏琛一圈敬过来,把被叶修当年虐大的职业选手们数了一遍。

  而敬酒的终点,是韩文清,也是在座唯一一个不是被叶修虐大的。而他此时手中端着碗,碗里还是茶,只是比之前敬茶的杯子要大了几圈。他的身边也倒好了两碗,等到叶修和魏琛站到他面前,便将酒碗往前一推。

  “老韩,就剩你了。”叶修咂咂嘴,“还能打几年。”

  “再拿一个冠军吧。”韩文清鼻音“哼”一声,“这次真的走了?”

  叶修点点头,然后接过碗,和韩文清、魏琛一碰,紧接着一饮而尽。随后叶修放下碗,背对着职业选手们扬了扬手,大踏步走出了门。

  “哎,你干嘛去。”魏琛快步追上,却看见叶修脚步踉跄,龇牙咧嘴:

  “喝太多,上厕所。”

  

  四.

  叶修离开的那天走的很早,赶的是凌晨的飞机。天色才刚刚泛白就在门口招招手,示意大家不需要送他——事实上也没人送他,不少人才刚刚睡下,也就陈果强撑着起身,在门口和他挥挥手。

  倒像是那个雪夜叶修来到兴欣网络会所一样随意。

  魏琛叼着烟,站在窗口,看着叶修拎着行李箱走向马路口,消失在人行横道线的那边,然后慢慢吐出一道云烟。

  “老大,龙剑士刷了,轮回微草霸图都开打了,抢不抢?”

  他猛地回身,将烟头甩进烟灰缸。

  “抢他妈的。”

  

  五.

    苏黎世的上空划过航迹云,怀着梦想的少年们在这追逐最高的荣耀。

    就像是很多年前的另外一批人走上这样一条路,他们的目光穿破历史,刻在竖立在虚空之中的荣耀功勋墙上。

    那里有着每一个人的名字。

 

  我们从未离开。

  我们依然还在。

END  

FT

我一直认为全职这本书真正出彩的,是他塑造的人物的精神和个性。写这篇文的时候一直在纠结,该用怎样的表达方式才好描述。

写这篇文一直在卡,找不到好的表达方式,从未写过原著向没有经验。也想过从写比赛入手,最后却是打开了一个纯音乐的歌单,从这样一个简单的小角度,写下一些他们的所思所想,他们的日常。

写文的时候想到了很多,有09那句“对不起我要赢”,有csgo major比赛上DOSIA的一颗惊天盖世的手雷,有LPL战胜LCK无数人的呐喊“我们是冠军”,还有更多我未见过,却在两个空间里响彻的声音。

他们的名字,我们记得。

希望喜欢,感谢阅读。

  

评论(18)
热度(638)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