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驀喵喵喵

   

杂言·年终

  不得不说时间过得真的很快,恍恍惚惚还以为自己还穿着白衬衫拍毕业照,窗外带着浅淡的夏意绿色方浓,一群人嘻嘻哈哈噼里啪啦。然而扭过头看看,这已经是一年半前的事情了。


  现在所在的城市很少下雨,过了十月份张嘴便能呼出一口冷气。伞似乎没什么用处,这让人很惋惜。虽说在下一直是单车少年,但是个人一直很喜欢那种伞柄搭在肩上,慢悠悠晃荡荡走的感觉。雨其实是一种非常有趣的事物,可惜在这里实在不多见。


  天桥上的风往往很大,不论季节。附近的建筑不算多,天桥上左右望去,都是笔直的路。北方冬天天黑的早,下午放课的时候,走上天桥,远处的灯已经亮起,一点一点连过来,从暗到亮再到暗。每当天昏昏在这走的时候,就会禁不住联想一番,譬如落雨时穿着黑色连衣裙打伞的短发少女,一只手捏着伞柄一只手撩拨起耳边碎发的场景,这种时候就开始感慨自己为什么不会画画——啊又忘了这里不太下雨,真是失策失策。


  这座城市的天很干净,去年开了暖气之后灰蒙蒙一片,今年似乎好了很多。九月十月的晚上甚至能够看到星星,一点一点。我认不出他们叫什么名字,就是觉得很好看。不过仰着头走路总是很傻的,还好我戴着耳机,听不到别人说什么——当然想想也没什么人会对我指点指点,毕竟我走的快他们跟不上,穿的普通长的普通他们也不会注意。


  我挺喜欢听歌,出门就会戴上耳机。走路一向走得快,塞着耳机,听着那些以前听不懂,现在开始听得懂的歌词。听歌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尤其是听听不懂语言的歌,这个时候就会去更加在意旋律,听多了的时候就不在只听旋律,而去听那里面夹杂着细碎的声音,比如说鼓点,比如说踩着节奏响起的细碎的声音——我不是学音乐的,也不知道这些叫做什么。但是将一首歌拆开,它不止一个声音,这很有趣。比如说god knows,开头的鼓声是双声道的,听的时候一定要两个耳机都塞好,不然就会少一分乐趣。


  码字的时候当然也要听歌,听什么歌呢?当然是看写什么。除了日推之外,一般会听一些比较燃向的,毕竟比较符合写的内容,环境好了才方便发挥。哎说到码字,今年比以前写的可要少了很多,借口找找其实最后都是懒癌,不过该写的还是要写,毕竟喜欢。顺便我觉得永生之刃写的真的挺好看的,你们都得喜欢永生之刃.jpg。


  想想看自己大概还是很中二的,不过中二一点还是很好的,容易在许多地方有感触,也容易燃起来。有时候会感慨自己为什么生的这么晚,早十年该多好——那大概现在xx中文网的高人气写手里会有我一个位置,不过只是瞎想想而已。该中二中二,以后没得中二了就辛苦了。趁着现在幻想中还有星辰大海,还有奇幻的大陆,赶快多写一点才是真的重要的。


  2017过得真快。这种话好像说过很多次,高中说过,三年一转眼就没了。不过大学的日子似乎更加短一些,好像有人给我压缩了一下,削了一半一样。现在回头看高中已经有些模糊,只记得秋天的时候庭院里的银杏树会变成金色,晚上最边上一个球框有着外面穿过叶子的灯光。最大的那棵树在我高一入学考试的时候就注意到它了,风起的时候叶子摇曳的很漂亮,不过三年我都不知道它是什么树。当初一起玩的人现在也还一起玩,以后会不会一起玩不知道,不过管他呢。

 

  那么马上就要结束了,这一年。许多地方都得改口,比如说“7102年还有人会在这里被偷死”,“7102年还有爽粉的丢人”。就这么轻飘飘地送走了一年,想想却没什么可惜,至少是好好过了的,至少过得挺快乐的。2018会怎么样,不知道,不过管他呢。


  说是年终总结结果根本不是,胡言乱语了一番。大概是因为90后都要成年了,所以扯了这么多不相关的,有回忆,有一些想法。不过老子还是十八,回头还是单车少年,不服的湖墅南路上较量一番,输了吃新丰赢了吃知味观,怎么说都是吃,开心开心。


  那也不用什么定时了,就这么发出来了。可以在这里和我聊聊,想说什么都随意。


 さて、最後に、いいとしをむかえてくだい。

 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poi~

 

评论(15)
热度(48)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