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驀喵喵喵

 


门外雪疾。
观雪当有酒,有酒当有人饮。

写下这两行字作为一篇武侠文章的开头,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我始终觉得,雪之一物当与刀挂钩,刀光亮起,就是一片浩瀚江湖。江湖数千里,其中多少好情怀。

少年人似乎总会更喜欢古龙一些,觉得浪子风流,更加帅气。虽说往往带着调侃的意味玩着“你来了我来了你不该来但我来了你的刀呢刀在在哪在心里瞳孔收缩”这样的梗,但闭眼想去,无论是手中慢慢刻着雕像的小李探花还是紫禁城上的白衣如雪,都让人心向神往。

我也一样。

写文章时难免喜欢用精简的短句勾勒情景,这样很酷,很古龙,很江湖。但当思路走到文章的末尾,我发现纸上往往落了两个字。

近看是家国。

远看是金庸。

我已经很久没读过金庸的书了,上一次翻看大概还在高中,最起码也是五年前的事。然而我清晰记得,属于我的江湖这条路从我一年级的暑假,从江南那临安府牛家村开始,北往大漠,又还中原,立在襄阳城头,一发不可收拾。

许多书一遍一遍看,少则三四遍多则十余遍,但终归是年少时候的事,真要我说其中的故事我也说不出个一二三,人物自然也道不全。就像张无忌学太极拳一遍两遍三遍招式最后全忘了,反而学到了拳意。我不知道金庸的武侠看了这么多遍我学到了多少,但其中的“拳意”,我想我学到了七八分。

写了许多的文章,写来写去好坏不知,但落笔到最后,一个个人物总能走在一条“正道”上。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点我想我是深深地记着的。写过两篇民国设定的文章,都不是什么轻松的内容。文笔拙劣,也写不出民国的风貌,但是那个时代里抗争着的人们的风骨,我写出来了。“只要俺们都还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我们陪着家沦陷,而你们来将他复兴。”“那个记忆中的身影一片钛白,然而却独立于世。“教书先生和兵痞,小武馆的武馆师父,这是我笔下的角色,而顺着他们往真的历史去看,就看到许多不屈地站着,挺立着的人们,贯穿了数千年的历史。而这些人的风骨,在金庸先生的笔下,便浓缩在了郭氏夫妇身上,刻在了襄阳的城头。

听闻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最开始是一愣,不相信,然后是难受。确实有时代落幕的伤感在,但更多的,是一种对文字精神引领者离去的,难以言说的情感。

窗外积着残雪,我的桌上没有酒。

忽然希望现在是大雪,明日醒来睁眼,便是一片雪中世界。

雪里有江湖。

金庸先生。

江湖再见。

评论(1)
热度(166)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