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驀喵喵喵

   

【王肖】HOSI 2

考完了,开始更。

忘了之前要写什么了,开始放飞自我23333

  四.


  “我最后提醒你一次,这里的人不欢迎外人。”肖时钦捏着身份卡,贴在旗舰宁海号的入舱口,回过头哼道。


  王杰希默然。舰队在大坑的中心,这一路走过来他看到许多围坐在取暖器旁取暖的人们,对他的眼光无一不是仇视。他也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这里集中数万帝国军队中的渣滓、囚徒、犯罪者、流浪者。这些人认为自己被帝国遗弃,也因此敌视所有来自帝国的人——哪怕这个人也将和他们一样被关在这里,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与其想这些,还不如多看看多了解了解——王杰希后退了两步,抬起头,看着面前这如同黑色高墙一般的船壁。漆黑的船壁尽是古老的痕迹,这是帝国当年的主力母舰。七十年时间帝国舰船早就该翻新的翻新,该遗弃的遗弃,舰队中大多是新型船。宁海,则是那个时代所留下来的最后的主力舰。


  肖时钦打开门,那扇陈旧的机械门在吱嘎声中,慢慢打开,将上个世纪人类暴力美学的精华呈现。为了节省能源,船舱内只有昏暗的灯光。很多人靠坐在过道上,三五成群,当舱门打开的一刻纷纷抬头,然后将讥笑的目光投向两人——执意去接人上船的肖时钦,和这名外来的不速之客王杰希。


  “别理他们,先去舰长室。”肖时钦啧了一声,反将目光瞪向那些看向他的人,伸手从墙壁上摘下一把扳手,在手上掂了一掂,再望向那些敢笑他的人,要么收了目光要么转而看向王杰希,没人敢再看他。


  他伸手去拉王杰希,然而后者浑然不动,回头去看,昏暗中这名自港口而来一直较为沉默,显得有些草包的“高材生”竟然也同时看着自己,双目炯炯有神,反带着讥笑的意味,紧接着一步走到肖时钦之前,伸手从他手中拿过那把扳手——就连肖时钦也不知自己为什么就这么让他拿走了扳手。王杰希看向那一行行站起身准备拦路的痞子,偏侧过头,声音竟然有些轻快:“去舰长室?然后把自己锁起来,和怂包一样过那剩下的几十年?”


  王杰希猛地挥手,扳手重重落在舱壁上——肖时钦眉头一跳,扳手敲的位置正好是每一个船舱的能源传输中心线路点,而其带来的效果便是船舱震动起来,紧接着过道被升起的铁闸门封死。


  昏暗之中,那些痞子的笑容越发阴沉。然而他们还没能维持他们的笑容,就看见这名冒失而狂妄的外来者扬起那扳手就冲了上来,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扳手先放倒了一个。痞子们打了那么多年的架,有许多人手上都有着人命,自然不会坐视外来者耍威风,当下或是板砖或是铁棍,都向着王杰希抡了过去。


  这算什么?校园混混打群架?械斗?肖时钦左眼狂跳着,都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可他看着王杰希在五个痞子中左躲右闪,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好发财的地方——更关键的是现在值得他去吐槽的事情太多竟让他一时想不好先说什么。而下一刻发生的事更让他目瞪口呆——连带第一个被放倒的痞子,总共六个痞子都倒在地上,抱着肚子或肢体呻吟颤栗,而王杰希仿佛没事人一般,拎起一根铁棍,架在脖子后,紧接着熟门熟路地找到了船舱间的通讯器。下一刻,广播声在船舱中响起。


  “所有人都听着。我不管你们以前是干什么的犯了什么事,现在我在这艘船,是这艘船的舰长,是这舰队的舰长,你们就是我的船员,都得听我的。”


  “不配合我的人,我一个个打到他配合。”


  “配合我跟我走的人,我带他走出这致远星。”


  “我是致远星舰队宁海号舰长王杰希,我现在向你们发出战书——”


  “单挑也好群殴也好,我们手底下见真章。”


  通讯在暴躁的一声铁棍敲击声中挂断,刺耳的碰撞声在船舱中回荡。肖时钦瞪着眼看着王杰希,看着对方斜侧过头,铁棍在倒地痞子的腿骨上轻轻一碰,后者立刻缩起身体,就差抱头呜咽。


  “你以前干什么的?”肖时钦忍不住问道。


  “微草军校校霸,以及。”王杰希偏过头,脖颈与头间是一个奇妙的四十五度,“微草学生会生徒会长。”


TBC

评论(10)
热度(35)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