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驀喵喵喵

   

【张楚】守夜人(九)[上]


十.誓言与神[上]

  这里比耶梦加得还要冷,此时没有风雪,雪地反射着黑夜的光,上面印着六行脚印。

  他们站在耶梦加得山脉的尽头——在东城更东处北折的地方。这里的山脉止于两处高耸的悬崖——如果张新杰的推论正确,那这就是耶梦加得的龙头所在。

  事实上除了阿尔忒弥斯和楚云秀,其他人对张新杰的言论都是半信半疑——完全靠推论,没有任何证据。如果不是阿尔忒弥斯在会议上带头表决同意,估计这些人也不会赞同。

  “这里真的有巨龙么?”塔尔洛斯低声道,“耶梦加得?”

  “如果从高空看,这确实是个龙头的形状,但究竟是巧合还是……”阿斯加德手中一柄小锤闪耀着雷弧,同时向站在后排的张新杰投去疑惑的眼光。

  昨天的军事会议,几乎是这个年轻人的独角戏。他抛出一条条论断,将他们提出的疑问一一驳倒,甚至连阿尔忒弥斯都无话可说。而楚云秀手中的冰晶记录的洛基死时模样更是成了有利的证据,证实了他们这些守夜人的最终结局。

  虽然悲哀,但是他们也只能承认。

  每一位守夜人,都以战死沙场为荣,但是都以化为罪源为耻。

  他们是艾诺迪亚人,无论平凡还是高贵,拥有神号还是没有,他们都是艾诺迪亚的臣民。

  正如他们的誓言所说——

  “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中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燄,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死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铁卫。”

  他们能以卫国而荣,但只要有一线机会,他们绝对会去解决危险的根源。

  无论是为了艾诺迪亚,还是他们自己可怜的宿命。

  因此他们来到这里,义无反顾。

  
  “我确定这就是耶梦加得。”

  张新杰开口,他用手中的剑在雪地上画了一个大圈,“现在有两种方案,一,集中火力,轰出一个洞。二,寻找到龙口,从龙口进入。”

  “等等,无论哪一种都是为了进到山里面去是吧。”一直安静地希芙说着,他是少有的辅助能力者,可以为人治疗,哪怕重伤几分钟也能痊愈。

  “没错。”张新杰说着自己的分析,“根据洛基的样子,罪源从体内诞生,也就是耶梦加得的主体罪源,必然在这座山里。”

  “可如果这条山脉真的就是龙,那么如果耶梦加得惊醒,我们的城不也就没了么?”阿斯加德叫道,但不得不否认,他的话是对的。

  想象一下整条山脉都化为巨龙飞起,而这山上还有三座城,这三座城的结局会如何——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寒颤。

  “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但是这种可能性很小。”张新杰及时甩了甩头,将自己从这无聊的臆想中挣脱,“我来陈述一下罪源形成的过程。”

  “罪源自灵魂所在,心灵之处产生,因此会切断身体与意识的连接——而罪源不会控制身体,他只会在人还有意识时诱导人去做一些事——正如洛基在西城所做的,用他的业火屠城,构成人造巢穴。”

  “这也就说明,身体与意识断开连接之后,身体就只是罪源的养分?”楚云秀问道,她回想了一下许多年前,自己的老师化为罪源的样子——身躯在黑云中被彻底吞噬,而她斩杀的,是一张扭曲却努力慈祥的脸——任由她冻杀,没有丝毫反抗。

  她知道这是自己的老师在与罪源相抗争,他的意识最终取得了安息,没有落入负罪的痛苦之中。因此她不会为自己的动作而后悔,因为那是她的老师自己的选择。

  “没错,此时的意识就只能看着罪源吞噬身躯,最终连意识都消散。”张新杰点头,“本就已经濒死的巨龙,其强大的罪源估计早就将他的身躯养分吞噬了,连意识都不会存在。”

  “也就是我们面对的只会是罪源?”阿尔忒弥斯,这群人中最长者问道,“不会有城毁的危机?”

  “我想不会。”

  几人不约而同的吁了一口气,毕竟他们没跟巨龙打过,可和罪源却战了几十年。但张新杰的神情却更加严肃——

  “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他核实了一下诗集的描述,“耶梦加得可是身躯长达数百公里,需要数十个神一起才围杀成功……”

  他这句话一说出来,几个人的脸色也不由自主地白了。

  这意味着,这至少有几百年的罪源主体,其实力会超出他们的认识,甚至力量强大到可以一击就打破他们的城。

  “但是我们别无他法。”阿尔忒弥斯沉声道,“如果让它继续成长下去,后果会更加不堪设想。”

  “必须趁现在扼杀它。”众人纷纷认同。

  “分散开来,找到龙口。”老人思索了一会,然后下令道,“找到龙口后,发送信号,能自己引出来就引出来,不能就撤退,集合进攻。”

  龙口指的并不是龙嘴,而是那些可以通往山体内部的入口。漫长的山脉可能有许多的龙口存在,如果集中寻找,实在太过浪费。几人领命,分散开去,没多久,便消失在各自的视线之中,只剩下楚云秀和张新杰站在原地。

  “张新杰。”她裹紧了身上的斗篷,低声道。

  “是,大人。”

  “耶梦加得的罪源,会有多强。”

  张新杰犹豫了一下,苦笑道:“很强。可能我们的攻击都不能打破它的防御。”

  “那我们该怎么办。”少女抬起头,“这么长的山脉,我们不知道它究竟在哪里,见到了也不是对手……”

  “可是必须如此。”张新杰的手搭上了少女的肩,“就像大人您说的,我们去屠了那条龙,为了改变自己的宿命——”

  “但如果我们失败了,会有人记得我们吗?”楚云秀摇了摇头,“我记得我的老师叫涅墨西斯,但是他的老师呢?没有人记得,唯一记得他的人也不在了,如果我没有向你提起,当我死后,也没有人记得我的老师是谁了……”

  她用手在脸上抹了一下,“很小的时候我就在这座城,这里埋葬了太多的守夜人,但是南国的人只知道他们所处的黎明,却不会知道黑夜中有谁在守卫——”

  “他们不会记得。”她的话被张新杰打断,骑士的脸上带着忠诚和执着,缓缓说道,“因为他们只是庸人,只能在温暖和安宁中醉生梦死。”

  “英雄的歌只能由英雄来歌唱。”

  “所以大人您放心,我会记得您的名字。”

  “无论几世。”

  在他的身后,南国的方向,金色的太阳正在升起,而在他们与太阳的中间,层层的云将光明遮挡,唱着暗鸦的歌。

  将黑暗留给自己,将光明献给他人。守夜人只为了守望黎明,守夜人的故事也只能由守夜人来诉说。

  而他,则将记住那些在黑暗中为黎明而奋斗的人,以及只由他守卫之人。

  无论几世。

  “大人,为什么您有战甲——您说过,要教我的。”二人气喘吁吁地爬着山,张新杰也顺便问着关于法师的问题。在他们爬山的期间,张新杰已经摸清了法术的原理,元素的调动等知识,此时正努力向更深的地方进发。

  “我没教过你么?”楚云秀歪了歪头,“好像是没教过。”她挥了挥手,冰晶的平台在她脚下构造完成,二人靠着山,就这么坐了下来。

  “这样吧,你在运用空间能力的时候,是不是血脉会有反应?”

  “没错。”张新杰点头。

  “在心脏跳动的时候,呼唤自己的名字——我是说神的名号,就可以了。”楚云秀摊摊手,躲开张新杰满是疑惑的目光,“就是这么简单,根本不需要捧着心口然后说什么隐藏在我体内的斯蒂嘉之血啊我以神的名号继承者之名命令你封印解除——这样。”

  她飞快地点了点头,表示对自己之外话语的肯定:“没错,就是这样,叫自己名字就行了。”

  张新杰一本正经地应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

  他感觉到自己体内血液的流动。那有着赫尔墨斯之名的血液流经身体血管的每一处,最终在心脏结束,开始新的一个周期——就在这时,他呼唤——

  “赫尔墨斯!”

  他的身形一暗,再睁开眼时,他看到了楚云秀错愕的眼神——

  他的身上,多了一件灰白的斗篷。

  这下连张新杰自己都愣住了,不是因为真的召唤出了继承神的名号的战甲,不是因为它不是什么武器,而是因为它是一件斗篷——一件披在身后的斗篷!

  “这是天意么?”失神的少女喃喃道,只是眼中满是激动。回过神的张新杰也重重点头,紧紧抓着斗篷的一角,好像生怕它掉了一样。

  大概,这真的是来自神的眷顾吧——如果说什么是解决寻找耶梦加得的关键,那就是穿过山体,而这件灰白不起眼的斗篷,却恰恰是这样的道具——如果你还有映像,可能会想起《席尔瓦诗集》中的那一句——

  赫尔墨斯披着他的旅行衣,穿过穹宇与沧澜,去触摸海天的终焉。

  “赫尔墨斯的旅行衣!”

  二人异口同声,叫出了这件斗篷的名字!

  “这是真的旅行衣么?”

  楚云秀好奇地戳了戳这件衣服,很普通的手感,就像一件很廉价的衣服一样。

  “试一下就知道了。”张新杰冷静下来,“大人,冰墙——”

  冰墙迅速升起,厚实的冰墙后楚云秀眨巴着眼睛,冲他比了个“v”的手势。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裹紧了这件衣服。张新杰身上所有的气息都收回体内,那为数不多的魔力也全部安静下来——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

  然后他闭上眼,心中默念着“穿过这面墙”,径直向前走去。

  没有心脏重重的撞击,没有血脉的共鸣,裹着灰白斗篷的他就像人间的风,轻巧地穿过了厚实而密闭的冰墙!

  张新杰睁开眼,沉声道:

  “成了。”

  他们在雪地上留下了一个集合的讯号,随后楚云秀想了一想,换上了自己的战甲。华丽的礼服贴合在她的身上,张新杰的表情却变得怪异起来。

  “大人,您确定要这么早穿成这样?”
  
  “这是作战服装,怎么了?”楚云秀挑眉,象征性地拍了拍自己光洁的小腿,活动着身体。

  “但是大人——”张新杰脸上流露出为难的神色,“等下需要贴身……”

  “嗯?什么意思,说明白点。”楚云秀重重一掌拍在张新杰背上,后者咬咬牙,“旅行衣的效果只能作用于它所覆盖的人,也就是要么我背着您要么我抱着您,您穿成这样……”

  “嘁……”然而出乎意料,楚云秀没有脸红也没有指责,而是颇为无所谓地嘘了一声,“都是可能要死的人了,还在乎这些干嘛?”

  她颇为亲昵地勾着张新杰的脖子,雪白的手臂在他的脖子上环了一下,然后挑了挑张新杰的下巴,这个动作使矮了张新杰许多的楚云秀不得不踮着脚,但脸上灿烂的笑容显然丝毫不在意。

  “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张新杰轻轻叹了一声,转而换上明朗的笑容。

  这是他到北疆以来笑的最自然一次,只是为了陪伴那少女明媚的笑容。

  稍微遗憾的是,没有什么可以记录下这一刻的二人——

  盛装的公主半个人靠在自己的骑士身上,骑士灿烂地笑着,仿佛娶得了最爱的人儿。

  不过他很快打消了失望,因为他想起了一些被他忽视的——

  他们的样子,这片冰雪会为他们记得,时空将见证他们曾经来过。

  而不是不留痕迹。

  楚云秀依偎在张新杰的臂膀中,灰白的斗篷裹紧了二人,在张新杰心底一句呼唤之下,向着山中钻去。

  就好像是在幻想之域中行走一般,没有丝毫阻碍,如履平地。

  安静的地下世界,有着地面上所没有的温暖,被充实所包围的感觉,就如同深陷在温热的水池中一样。哪怕是眺望冰雪,楚云秀也从未如此安宁——她不知道是这个地方的魔力,还是她依靠的人的缘故,总而言之,此刻的她感到安心极了。

  “张新杰。”她轻轻唤着,如同一只小猫。

  “嗯。”难得的他没有使用敬语,不只是因为他的心念在于移动上,或许是因为心态的转变。

  “你说,我会死么?”她的手抓着张新杰的衣服,拉了一拉。

  “不会死的。”张新杰淡淡说道,但是语气坚定无比,“我们会回去的。”

  “希望真的是如此……”她的话音停住了,因为张新杰停止了步伐。

  他们落在了一片空洞之中。

  他们到了。

  
  楚云秀走在前方,张新杰守着后方,二人小声交流着,声音却被空洞而漫长的地道放大,回荡。

  “耶梦加得会以龙形态出现,这点毫无疑问。”

  “但是这地道究竟有多长?”

  “我想是贯穿整个山脉。”张新杰推测,“而它所在的地方最有可能是中部,胃的地方,对应大概是中城。”

  “可我们?”

  “我们在颈部。”张新杰估算了一下,“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有办法快一点么?”楚云秀撇撇嘴,“我可不想见到敌人的时候已经走的没力气了。”

  她没等到张新杰说话,却听到了剑刃抽出的声音。

  “怎么了?”她伸手,抽出了自己的冰之剑。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张新杰的声音慢悠悠传来,“大人您想先听哪一个?”

  “直接说。”楚云秀恨恨打断他,这个从不开玩笑的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开起了玩笑,真是不合时宜。

  “好消息是,我们不用走那么多路了。”脚步声突然频繁了起来,她听到剑刃切割的声音——“坏消息是,我大概推断错了,现在,就得开战了——”

  不用张新杰说,楚云秀也已经明白。她的身前的过道中开始不断浮现黑云,翻翻滚滚地如同一条大蛆虫一般涌来。

  “我们应该向哪边?”

  “向头部,龙的灵魂诞生的地方,也就是龙的力量源泉龙晶所在!”张新杰挥剑劈开一个扑来的黑云人像,回身叫道。

  “你殿后,我开路。”他的话音刚落,楚云秀如同卷着风一般呼啸而来,冰剑在空中带出几道剑芒,贴着张新杰的身子,将袭来的几头黑云都切开冻裂。

  顷刻间,冰蓝色的礼服在过道中舞出一道明亮的弧光,两人身形一个换位,卡牌脱手飞出,冰晶骑士落地的一瞬即刻发起冲锋,将那追来的黑云撞地倒退了数米——而就在此时,楚云秀与张新杰已经极速地向前突进了数十米!

  “法师只是应用法术的战士——这是我的老师教我的。”楚云秀的声音在冰碎之中飘来,“而无论如何,法术都是为了斩杀敌人,保卫所珍视之物,因此——”

  紧紧跟随在她身后的张新杰倏地出剑,这一剑他尝试着附带上了空间——事实证明他成功了,虚无的空间轻轻一扭,然后将一圈的黑云完全吞没!

  “哪怕是法师,也应当冲锋!”

  豪气干云的楚云秀旋身的片刻,连续三张卡牌被她抛出,坚冰铸就的锁链在过道中拉开,将冰晶骑士身后的黑云彻底隔离,而另外两张卡牌上蓝光爆闪,如流星赶月一般落在黑云化的军队之中,刹那间气温骤降,长长的洞穴一大段都被铺上了闪亮的蓝,更是如冰道一般,加快了二人前进的速度。

  “大概还有多远?”她一个侧身,借着冰晶骑士的冲锋之力,将一张冰爆术远远掷出,远方冰球炸裂,引起又一场的连锁。

  “不远了。”张新杰回身确认了一下,背后没有追击。

  “它们在撤退。”楚云秀突然开口。面前的黑云此时正如退潮一般齐刷刷向后退去,这从她剑斩杀的密度可以看出。

  “它们在收缩防守——”张新杰匆匆扫了一眼,“前方就要进入耶梦加得头部区域,那是它们最后的防线!”

  楚云秀没有接话,猛的抓住张新杰的手腕,二人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冲去。

  战马嘶鸣,脚步践踏,剑上闪耀着光辉,艾诺迪亚的守夜人此时正在冲锋!

  他们只有三个人,却已然是一只军队!

  “单纵阵——”楚云秀高声道,冰晶骑士带头,她紧随其后,张新杰踩着空间的涟漪,长剑上泛起了次元的波纹——

  近了,已经能够看到那涌去潮水的尽头——密密麻麻的黑云化作的人偶执着虚幻的锋芒,长枪对准前方——这是战阵的姿势,是标准的抵御骑兵冲锋的姿势,也是当年泽诺尼亚面对艾诺迪亚时他们的步兵迎击骑兵的姿势!

  长枪会贯穿战马,然后乱刀将会结束骑士的性命——但是血的牺牲换来的绝对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倒下,更何况敌人用的是千年前立国时冰晶骑士团面对的战阵!

  楚云秀脸上浮起笑容,她打了一个响指,清脆的爆鸣声伴随着冰幕的碎裂,拉起一层天然的屏障,而就在此时,张新杰的声音如同惊雷般响起——

  “冰晶骑士团,冲锋!”

  马嘶复鸣,冰晶骑士,提速,楚云秀,提速,张新杰,提速。他们三人只有一马,但此时却是三名骑兵——不,是一个骑兵团!

  提速!

  “单纵加速——为了艾诺迪亚的荣耀!”

  为了守夜人的荣耀!

TBC

评论(17)
热度(58)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