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驀喵喵喵

   

【张楚】守夜人(九)[中]

十.誓言与神[中]

  女王般威严的声音回响在洞穴之中,冰晶骑士的战马在这一刻终于撞上了那一根一根的长枪——但是没有一根刺穿!

  冰晶的护盾将枪尖尽数荡开,蛮横的骑士去势不减,更加凶猛地碾压着这些罪恶的化身,紧随其后的二人手中长剑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气浪,空间与冰,吞噬与冻结,将浩荡的龙首中的黑云大军,撕成一块一块分裂的小块——任人宰割!

  “速度解决。”两人又一次擦肩而过,张新杰飞快凑到楚云秀耳边留下一句,“突破这里才能……”

  少女点了点头,她的手指灵活地在空中跳动着,数张卡牌飞舞着,最醒目的一张“暴风雪”被首先触发,漫天的风雪将所有的黑云都减缓,紧接着被越来越大的雪覆没。

  冻杀,在敌人如此之多的情况下,楚云秀还是使用了冻杀——可张新杰却不禁色变,颇为懊悔地看了一眼楚云秀,然后擎着长剑,向她疾冲而去。

  少女脸色略微苍白,但是动作没有停止,卡牌闪耀,“绝对零度”,爆发。

  刹那间,原本被大雪禁锢的黑云尽皆冻为冰块,紧接着在碎裂之中烟消云散。只剩下冰晶骑士立在战场中央,少女虚弱地跌坐在一旁,而张新杰匆忙将她扶起,靠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

  “大人,您不该这样的。”他颇为懊悔道,“是我不该催促您,可有的办法不止这一种……”

  楚云秀摆了摆手,然后稍微坐起来了一点,将手指点在了张新杰的双唇上。

  “不要后悔,我没事,休息一会就行——为了战斗,一切的手段都是值得的。张新杰,你要记住这句话——只有胜利,才有意义。”她的脸色苍白如雪,只剩下嘴唇还有些红润,“不过是力量爆发而已,经常的事。”
  
  “那我应该……”

  “这里应该离地面很近,放出信号,阿尔忒弥斯他们会轰进来的。”楚云秀靠了下来,连盘起的金发都散乱,披在肩上,小口喘息着,“当心耶梦加得,我能感觉到它,就在不远处……”

  “是。”张新杰伸手,将属于自己的魔法印记印向了上方,剑形的印记高速飞去,可刚刚触及石壁,便消弭于无形。

  “有人拦截。”楚云秀蹙眉,“是罪源,他有智慧。”

  “大人您怎么办。”张新杰小心翼翼看着四周每一处,昏冥的石洞显然是对方的主场,更何况敌在暗我在明,更是劣势。

  “管好你自己就行,我能保护我自己。”楚云秀勉强笑着,挥了挥一张卡牌,“冰之御,绝对防御两分钟,不会有事的。”

  “既然如此——”张新杰握紧了手中长剑的剑柄,白色的要素光芒在剑刃上闪耀着,他猛地向前疾跑两步,扭身回头的瞬间,白芒轰然离剑, 向着石壁重重轰去!

  这是空间的力量,带着覆灭与绝对吞噬的能力,能够吞没大片的罪源,可又一次在触及石壁之时,被什么东西反吞噬了一般,不留半点痕迹。

  张新杰眯着眼,但是他的动作没有停止,手上的长剑连连轰向石壁不同的方向,只要连通外界和内部,能寻觅的机会会多很多,而不是现在如此,只能守在这么小的地方,维持着可怜的秩序。

  一定有什么东西挡着,可他却看不清它的真身。如果敌人只有一个,那么定然没法同时阻挡啥这许多的攻击,而张新杰现在在做的就是利用了这个道理,简单而粗暴。

  可依然无果,只是这一次依稀当中他在空间的紊乱中捕捉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

  “果然是罪源。”他心中一凛,那明显的龙形在这里只有一种可能——耶梦加得,相比这座山脉,这条龙实在太小,大概只有十余米,但是威胁却比横亘千里的巨龙更加大。这样状态下的力量等于将原本分散的力量压缩集合,换来的是质变以及更加可怕的灵活性。

  这样子判定,他分散的剑斩自然完全不是耶梦加得的对手,既然如此——张新杰霍地连退了几步,退到了楚云秀的身前,同时收回了他的剑。

  “大人,当心坍塌。”

  他沉声,手一翻,卡牌滑入掌中,空间的元素暴乱着,在骑士的祷言之中,那把来自王赐予的长剑又一次落入他的掌心。没有停滞,接剑的同时,张新杰的手便已挥出。

  巨大的剑芒几乎横跨了整个龙头的部分,扭曲的空间在次元的交错之中拉伸,也因此剑芒更加扭曲,难以捉摸——转眼,这一次剑芒真正地轰击在了石壁之上,并且一路向上切割而去!

  哪怕是企图阻拦的耶梦加得,也被空间之中爆散开的细碎剑芒阻拦,不得不停下清理,等它到达石壁之时,剑芒早已消散,只剩下长长的口子,透着外界的明亮。

  骑士抬着头,他的讯号已经发出,而这一行为必将激怒罪源,也就是接下来他会迎来暴风雨式的攻击。

  但是骑士不会畏惧。

  他紧紧握住了手中的剑,然后平举在身前,剑身映着他平静的脸,随后整柄剑都消去了形体。

  就凭他手中的剑,他要守护身后的王。

  无王无我,空之剑。

  附:赫尔墨斯的空间法则,可以穿过死物,但不能穿过生灵。

  灰白的斗篷披在张新杰的身上,他握着剑柄,剑尖低垂——虽然外表看起来他双手空空,如同放弃了防御一般。

  “大人,罪源究竟是活物还是死物?”他低声问着,这个问题他一直不清楚,因为根本无法定义意念的形成体究竟是生还是死。

  “是死物。”楚云秀毫不犹豫回答道,“如果是活物,我的冰晶冻结起来不会是那种完全不存在的触感——”

  “那我明白了。”张新杰点头,“大人,保护好自己。我要上了。”

  话音落,骑士冲锋而出,他在冰覆的地面上快速移动着,那破败的灰白斗篷此时看起来却是如同盛装的披风,在冰面上猎猎而舞。

  如果一个移动的挑衅自己的目标和一个静止的没有威胁的目标站在一起,那么自然而然是先打会动的——在此时耶梦加得的眼中看来,这不断运动着的人类就好像一只苍蝇一样烦琐,喋喋不休嗡嗡嗡嗡,它迫不及待地想要将他碾碎——于是龙躯伸展,凝实的鳞片反射着明亮的天光,这一刻耶梦加得的身形完全暴露在张新杰的视野——除非他有三百六十度的视野。

  哪怕是缩小了那么多也相对于人类极其庞大的巨龙向着张新杰猛扑而来,速度极快却不发出一点声音,那坦荡的后背就像盛在碗里的肉一般诱人,它的龙爪已经探出,龙嘴已经张开,一切志在必得,而这一切只在一瞬——

  也正是因为这一瞬,它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如同幼虫一般可笑的人类嘴角浮起了一丝笑容,以及其心里的念头:

  “抓到你了。”

  扭身,扬手,无形的剑架上了龙爪,却没有将其割断,反而是年轻人自己的手握住了剑尖,不顾血自剑上滴落,将剑一横,在这一刻锁住了耶梦加得的龙爪!

  凡人的力量自然是不能与罪源相较,更何况赫尔墨斯本身也不是擅长力量的神祇,耶梦加得只是一愣,便察觉到剑上的力量之小,只要它挥挥爪子就能弹开,可它没有这样做——既然这个人类想要挑战它的力量,那就让他挑战好了——它的龙头赫然探出,猛的咬向张新杰的咽喉!

  吸收了千年的力量,罪源与真正的龙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大的不同,只要再潜伏个几十年估计就会真的成神。虽说不是真龙,可它身上的黑色已经基本淡去,露出真正生物的肌肤——它的龙牙锋锐,轻轻一抹就能结束掉人的生命,它的龙爪强劲,随意地一推都能破坏大半个山体——而现在,它选择用龙牙去结束这个试图挑战它的无知人类!

  但是它依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在想什么,或者说这个来自于意念的集合体不知道该如何揣测人类的心理——年轻人的嘴角又一次出现笑容,自信且从容。

  他的眼中干净澄澈,没有任何云雾遮掩,直视着耶梦加得的眼睛。那双龙目中没有神采,就像是一颗玻璃珠子——只能看见,却并不是生命。

  也就是这双龙目,让张新杰确定了这所谓的罪源,不是生命体。

  他开口,斗篷将他裹紧,主动迎上了龙牙——

  “赫尔墨斯。”

  他念着来自于自己体内的神的名字,逐渐地将这股力量更加灵活地运用,逐渐地,他能够更深刻地感受到自己与血脉的契合。

  神的能力来自于血脉,与血脉的契合越高,也就意味着力量越强。而当力量完全达到顶峰,做出突破的一刻——成功,那人将会成为神;不成功,那人将堕为罪源,被体内血脉中神的负面记忆所吞噬。

  许多事情需要达到更高的境界才能看得透,张新杰在与血脉更为契合的一刻——这是因为他直面危险,如同当初面对狂澜怒涛的赫尔墨斯一般坚毅,才有了这种突破。

  原来负面不是来自于神的意念,而是来自于血脉的不甘,是身体对于自己束缚了力量的谴责——

  终究算来,是人自身的错误。

  他如此想着的时候,也已穿过了龙牙。锋锐的龙牙在他身后探出,斗篷持续加持着穿透的空间能力,半个龙头都陷在他的身体中,而剑依然封锁着龙爪。

  恍惚之中,他似乎看到了更多的,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东西,来自于这个身体,或者说这个血脉之中的东西。

  画轴转动,记忆如流水般涌出。一个一个人影从视野中略过,咆哮的巨龙哀鸣坠落,冰的花爆碎在天的尽头,斗篷卷着碎片来回穿梭……

  张新杰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用力拉开,紧接着自己摔倒在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上,他匆忙侧身,却听到耳边一声轻喝:

  “别动!”

  是楚云秀。

  然而耶梦加得没有继续扑来,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这时张新杰才发现,由于斗篷的作用持续在,他们现在陷入在地面之下,耶梦加得也自然看不到他们。

  “大人,我不是让您照顾好自己么……”女子轻飘飘的呼吸落在他的耳根,他刚想动,却发现如果自己移动会更加尴尬——干脆一动不动。

  “笨蛋,你都被龙穿过去了!”楚云秀小声骂着,从她之前那个视角来看,张新杰自己傻兮兮地凑上了龙牙,然后被直接贯穿,于是她也只能拖着才恢复了些许力量的身体冲上去,将张新杰从龙口拉开。

  “旅行衣能够穿越任何死物,罪源是死物啊大人。”张新杰无奈道,“我不会干出那种事的。”

  “谁知道你有多傻。”楚云秀嘟起了嘴,话音如蚊子叫一般在张新杰耳边响着,“那我们现在出去?”

  “耶梦加得就在我们上面。”张新杰摇了摇头,慢慢扭过身,同时保证斗篷不会脱离楚云秀,“指挥官离这里不远了,估计再有两三分钟就能到。我们迂回一下。”

  “就这么办。”楚云秀表示同意。她勾住张新杰的脖颈,在地下缓慢地移动着。

  “大人,您恢复了多少力量?”

  “百分之七十。”楚云秀搭在他身上,声音越来越小,“别说话,我有点累。”

  她闭着眼,依赖着她的骑士,是心里唯一可以温暖的地方。

  “张新杰。”她的声音轻微而温柔。

  “嗯?”骑士小声应道。

  “别说话,保持安静。”少女斥责着,随即又转回之前的温和,“你说,我们要是没有这些名号,会怎么样呢?”

  “会有一所小屋,前面有一泊明亮的湖,草地上有许多的花,穿着普通的衣服和你一起放牧……你说,怎么样?”

  这一次张新杰没有接口,他感觉身后的人儿呼吸越来越平稳,最终陷入了熟睡。

  安静温暖的地下,骑士的身后,盛装的公主做着凡人的梦。

  他尽量没有起伏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手指牵扯出空间的线段,在地面下构造一个安静温暖的空间,将他身后的公主放在了角落。想了一想,解开了自己里面的法袍,披在了只穿着礼服的少女身上。

  他最后回头看了眼——少女的小手紧紧抓着那件法袍——随后他再不回头,向着地上迈去。

  战斗已经开始 。

  拼杀的事情就交给骑士去做,公主就盛装迎接骑士的归来吧。

  敌人只有一个。而除去楚云秀,他们有五个人。

  只是局面并不乐观,在张新杰到来之前。

  塔尔洛斯失去了他的一条胳膊,辅助的希芙正在为他治疗,而阿斯加德和阿尔忒弥斯根本不是能够扛正面的人——一个是射手,还有一个是爆发性的战士。

  耶梦加得所拥有的智慧显然远超他们所想,频繁进攻不在战斗状态的塔尔洛斯和希芙,玩的好一手围魏救赵。无论是力量还是战术,都占不到上风。

  可这让张新杰更加不能理解。分明能够绝对碾压,为什么要这样戏弄?吸收了千年的欲望体,绝对的力量,快要化为完全实体的巨龙……

  他忽然抬头,身上已是大汗淋漓。

  阴谋,这条龙在玩阴谋。

  威慑,诱导,无论是哪一种,都在将他们的思维,向其不可战胜的方向引导。

  而这样的后果,便是产生恐惧,恐惧,则是罪源力量的来源。

  等于说,它在战斗的过程中不断补充着自身,甚至希望借他们来达成突破,成为真正的巨龙——越是强大的人,其恐惧的力量也越强大。

  如果继续这么拖下去——

  那么罪源将会化为真正的龙,成为他们这些人不可战胜之物,而耶梦加得之城,也必将被毁灭!

  “赫尔墨斯,去掩护一下希芙!”
  
  阿尔忒弥斯手上箭矢串联如线,凭着每一根箭矢上的风之力造成些许迟缓,这是他此时唯一的作用。耶梦加得对于能够给他造成更大威胁的东西更加敏锐,每当他蓄力的时候都会第一时间转火攻击他,让这位老人更加烦躁不安。

  张新杰闻言,刚想去协助希芙,忽然他意识到,这绝对不是耶梦加得真正的意图。

  就像之前他面对罪源之时一样,耶梦加得没有攻击静止的楚云秀,而是进攻移动中的他,是因为他更有威胁——同样道理,此时的耶梦加得要攻击的必然是有杀伤力的阿斯加德和阿尔忒弥斯!

  “当心!”他才刚喊出这两个字,回过身时,却发现自己的猜想被验证了——

  耶梦加得似乎真的被箭矢迟滞,连转身的动作都慢了许多,而之前一直如雷霆一般在空中闪烁的阿斯加德抓住机会,霍地出现在耶梦加得的龙首之后!

  “机会!”阿尔忒弥斯心中一凛,连珠的箭矢顿时停止,巨大的青色风之箭浮现,对准了回转的龙头!

  然而阿斯加德的表情却不再有之前发起突袭的自信,他的锤才刚刚落到一半,可耶梦加得的龙目已经对准了他——那双眼中,已经有了属于生物的神采,奚落,嘲讽,以及蔑视。

  他的锤最终没能落下,飞快探出的龙头将他的腰紧紧咬住,龙牙轻轻地一划,那原本强劲的躯体如同纸张一般被撕裂,上下两半身甩得远远的,再也无法动弹!

  鲜血在这低温中很快冻结,从耶梦加得身中弥散的黑雾好像狩猎的豺狗,将那两截尸躯包围。黑云蠕动着,不过多时,再散开的时候,地上只剩下一些肉沫。

  阿斯加德,尸骨无存。

  一时之间,哪怕是身经百战的几人也彻底地愣住了,这本不该是一个战士该有的行为,可在绝对力量的碾压下,恐惧战胜了一切。

  惬意地吸收了那一团黑云,耶梦加得修长的身躯更为凝实,悠哉悠哉地飘到了阿尔忒弥斯的身前,龙爪探出,抵在了老人的咽喉上。

  而此时奋战了数十年的老人只能颤抖着,感受着血脉中的恐惧——那流在他身体中的血液告诉他,多年前真正的神阿尔忒弥斯,死于耶梦加得的龙息。

  而如今,历史即将重演的一刻,他心中的恐惧已经大过了他的理智,甚至连自己手中的武器都不能维持,瑟缩地颤抖。

  从来都是这样的,说得好听点叫守夜人,说的难听,就是一群被发配边疆的人——这北疆只不过是个狩猎场,只是猎手不是他们,他们是猎物。

  只是猎物。

  所有英勇的抗争,都将成为死亡之前痛苦的回忆,此时死亡即将到来,迸发的怨念将化为他们敌人的养分,反哺着巨龙,杀死一同作战的战友。

  老人长叹,闭上了眼。

  他已放弃。求生的意识一点一点化为乌有,一点一点,被黑色的云团侵占。

  “那么早就要放弃了么,指挥官阁下?”

  他只感觉一道劲风擦着他的鼻尖拂过,重重落在自己的身前,随后那刺骨的冰寒也消散。
  
  他睁眼,看到灰白色的骑士踏破虚空而来,穿过冰雪的剑将龙爪斩落,带着冥冥的神谕,直面迎上了巨龙。

  “如果这样子,那你比楚云秀大人差远了。”骑士摇着头,对于这位守夜人的长官没有丝毫尊敬。他更像是楚云秀的私人骑士,只为她一人而战。
  
  “守夜人,永远都不能怯懦。”

  张新杰淡淡抛下一句,随后横剑,杀出。剑光在空中逸散,如同墨笔留在白纸上的印痕,规整而又狂野,织成一张泼墨的网,向着腾飞而起的耶梦加得铺去。

  他的身躯虽然瘦削,但此时看来却比塔尔洛斯还要健壮。分明没有铠甲,但是却坚实不可破。

  直面而上,永不退却,恰似那江流中不转之石。

  这是骑士的独舞。

  剑出,剑落,剑转,几个交错间,剑与龙已经相交了不下三十次。鳞片上留下淡淡的白痕,耶梦加得的咆哮响彻,终于放弃了那个靠在墙上的老人,转而进攻挑衅它的张新杰。

  龙吟震耳,龙目之中不再是之前的空无,而是带了一些神采。张新杰甫一遭受耶梦加得的全力进攻,便即险象环生。龙爪的挥舞之中黑云时不时向着他的身上缠绕而来,灼热的巨口让人防备不知是否存在的龙息,更何况那修长的龙身只要一个甩动,就能将张新杰抽的倒飞出去——

  力量,敏捷,都是完全的下风。张新杰只觉得手中的剑渐渐无力,在数次招架之下变得疲惫不堪——不是他不想发动赫尔墨斯的旅行衣,而是这种情况下,他无法判断现在的耶梦加得究竟是生物还依然是意念的汇聚体。

  他的动作逐渐没了章法,匆忙地招架之中,终于一个不慎,龙尾甩将开来,正中他的左腰,直接将他抽到了墙上,震得洞穴中掉下一片石灰。

  全身如同被撕裂一样,张新杰竭力抓紧他手中的空之剑,平举身前,对准了耶梦加得逐渐靠过来的头。

  显然这一次巨龙不打算给他留下任何机会,而他,也没指望得到敌人的怜悯。

  确实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大概只有三米的距离对于耶梦加得只需要一瞬——但是这一瞬,足以做很多事。

  只是这样的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倒下的战士,强大的敌人,以及守护着而濒危的骑士——

  不需要张新杰去思考,意识自然而然流出,调动着他的动作——

  他的右肩蓦地下沉,左脚一步向前迈出,就在耶梦加得张开嘴的一刻,他霍地扭身,背身人甩动剑剑带动人,空之剑向着龙头急抽而至!

  “铛!”清脆的弹刀声响起,第一剑正中,没有留下任何伤痕,但是却也因为这一反震之力高高洋扬起,紧接着,骑士又是一个旋身,第二剑重新抽下!

  “砰!”较为沉闷的声音响起,然而耶梦加得还蒙在之前准备“进食”的状态之下,对于发生了什么浑然不知——此时的张新杰已经又是一步转身,长剑似战锤,再一次重重斩在耶梦加得的头上!

  第三剑!

  空间的涟漪从剑上荡漾开来,将耶梦加得一圈一圈包围,慢慢限制它的行动。骑士之剑,给以最神圣的制裁——

  剑技·十字军审判!

TBC

评论(9)
热度(64)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