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驀喵喵喵

   

【张楚】守夜人(十)

尾声以及一些感慨吧。
希望看完。
后附守夜人:诗语

前章链接:(九)[下http://whenever-7.lofter.com/post/1d237a6f_a7f647e

尾声.最后的守夜人
  
  食草的龙兽将车辆从南国拉向北疆,几乎横跨了整个艾诺迪亚帝国。越是向北,地面越是颠簸。车上的人已经在这种坐都坐不安稳的环境下度过了四天。

  而其中那个沉默靠在车厢旁的少年突然睁开了眼。

  他轻轻地念着三个字,嘴角浮出一丝笑容。

  霍地,他裹上一件灰白的斗篷,然后穿过车厢门,一路冲破风雪,冲进了雄踞的耶梦加得之中。

  城中央的巨石像上端坐着一个少女,兀自打着哈欠,眯着眼睛,连面纱都未来得及戴起,看到冲到石像面前的少年,顿时愣住。

  少年笑了,他屈膝,躬身,行以最崇高的骑士礼,一手凭空抽出长剑,横置胸前,高声宣誓:

  ——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於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中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燄,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死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铁卫。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他的声音犹如唱诗,节奏丝毫不乱,他的笑容颇为腼腆,甚至有些青涩。而他的眼神却坚定,目光灼灼。

  “咳,你的名字?”少女缓缓落地,尴尬问道。

  “赫尔墨斯·新杰·张。”他高声答道,同时站起身,一直走到少女的面前,“我认为,第二句话可以删去。”

  他伸出右手,微微欠身:

  “您觉得呢,楚云秀,大人?”

  少女挑挑眉,背过身,突地回眸,巧笑嫣然。

  “就按你说的办。”

  她的手搭上了他的手掌。

  她的手掌温暖。

  他的手也亦然。

  【END】

语:
这是一个长达七万字的故事,我觉得我已经足够尽力——虽然有些地方处理的不好,但应该还过得去。而本文最大的问题,大概就是分节了(笑)
我看到什么都喜欢学习一下,因此本文的一些脑洞是来源于魔法少女小圆——正是因为我寒假补了小圆的缘故。以及感谢粥太太的友情建议
写这篇的同时我也在学习,我用了我没用过的手法——艾诺迪亚的初年那一段,那种手法是我第一次使用,似乎很成功。
我希望我写出了骑士的精神,写出了刻骨的追随,写出了守夜人的荣耀而不仅仅是豪放与战斗。
而这些究竟有没有写出,人家能不能感受得到,只能由你们告诉我。
我自认为我的文是可以用来认真看的,也因此希望看得人都能有些许触动——阿尔忒弥斯的死,赫尔的抹脸,楚云秀的笑容,张新杰的执着,以及……
希望文末的评论不是只有“啊竟然是刀”“哇玻璃渣”,而是能写点感受到了什么。
非常感谢。


附:【席尔瓦诗集】
长眠的巨龙盘踞在王国的东西,它的身躯诉说着生与死的纯净。
黑色的小麦和刻着龙纹的汤碗,尘封的锋芒在全部落尽的一刻解开枷锁。
从黎明开始,遵循神明的指示,落后的尸骸,只会被抛弃。
掌心释放众神的凯歌,祈祷降临的时代。封印的灵魂获得解脱,从指间开始新的征程。
狄俄涅的羽翼遮蔽苍野,暴雪中嬉戏的顽童引领方向。
海姆达尔吹起他的号角,天之都的勇者发起死亡的冲锋。坠落的巨龙哀鸣着,阿耳戈斯注视他的死亡。世界的新纪元从这一刻开始,阿贝利希守卫着世界的核心。奥拉尼德斯撑起天穹,臂膀是远方的支柱……
赫尔墨斯披着他的旅行衣,穿过穹宇与沧澜,去触摸海天的终焉。
冻结的大陆只因为天端的哭泣,斯蒂嘉的眼泪是最纯净的冰晶,空白的世界了无痕迹,冰凌惩戒叛逆的心灵。
风精灵吟咏着魔法的诗篇,弓弦穿过树叶的留恋,阿尔忒弥斯搭上他的箭,月光下神灵的狩猎。
冰雪飘飞战争的花瓣,法袍诉宿命的悲欢,钦定的骑士拔出卿赐的剑,百岁光阴重复史诗的神言。
业火焚尽三千世界,永不停止的心跳震动大陆的中心。

评论(36)
热度(96)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