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驀喵喵喵

   

投影

给青山的刀丛情诗的文评 @白首青山 ,等番外。
胡言乱语,希望喜欢。

  屏幕上的世界对于大多数人,往往意味着虚幻。这虚幻中,存在着无限的可能性。那些在专业人士眼中都是笔画和代码的玩意,在某些人眼中却如同珍宝。

  写手和游戏者,一者在虚幻之中创造着可能性,一者在虚幻之中享受着可能性。这两者其实没有什么共通处——如果他们不互相接触,那么就只是单纯对着屏幕,哪怕聊的再怎么火热也不可能顺着网线爬过去给对方一巴掌的陌生人而已。

  一切都是陌生的,而他们,是孤独的。

  刀丛情诗。我不去揣测这题目的意思,因为题目从来都是不准确的,正如某以脸滚键盘取名的大神所言,作品的内容才是需要人去投入的。这篇文不算很长,十章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分量虽然不大,但是管饱。

  现代的paro我本是不太愿意去看的,但是第一章看完便一发不可收拾,像是文中身为游戏实况up主的孙哲平翻阅了写手张佳乐的文后一口气读完一般那样,十章文字在眼前流过,一条一条一段一段,尽皆如清河中的鱼一般,跃然眼前。

  双花的甜人人皆知,我就算再怎样去描述也不过那些。繁花血景在名为GA的游戏中再现,惊艳了关注着的观众,也惊艳了看文的我们。

  但更加惊艳的却不是这些。而是在那角色背后,操作者的内心。因为手伤而退役的百花队元老孙哲平在操作着角色游戏时想的是什么,看到自己的战队没落时想的是什么,和张佳乐相见逐渐接触时想的又是什么。写手张佳乐在选择转型的时候想的是什么,在场馆里看到真正的职业比赛的时候想的是什么,为了某个原因而决定拼命去赶稿时想的又是什么。这一点一点的什么加在一起,才让屏幕上并肩而战的两个角色不再属于那虚幻的屏幕,而属于被充满了的现实。

  很多的文章只顾着一味的甜甜甜,也许很好看,但是却缺了这些“什么”。青山的文字很细腻,也很周到地将这些全都包了进去,在那行云流水一般地渲染与叙述下,屏幕前的角色的故事也像是故事中那般,脱离了虚幻,来到了充满的现实。

  一丁一点都是那样顺理成章,孤独的人走到了一起,被过往束缚的人抛下了枷锁,就那样坦然面对明亮了,拉开窗帘了的窗口,相互扶持着,将两个虚幻相融,写手依旧创造世界,游戏者依然享受游戏,但是在他们所接触的事物前,便就那样加上了一个所有格。

  属于他们的世界,属于他们的游戏。

  孤独者不再唱孤独的歌,荧幕上的光辉也照到了现实。

  便借用文章的结尾来做这胡言乱语的结尾。

  那是注定持续一生的传奇。

评论(5)
热度(18)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