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驀喵喵喵

   

年终印象 花哥/云少/山山/幻客/言九

受宠若惊,无需多言。甜少,别来无恙

i梨花卷:

一直以来,我像一只二二的驯鹿,整天窝在自己的草场,不肯踏出围栏一步,每天的除了散步,就是一脚踢开四处打洞的土拨鼠。


草场上,流云千樯;围栏外,波涛万丈。


我一点都不关心。


直到有天夜里,一个少女出现在围栏外,风尘仆仆的模样。


少女对我招了招手,“喂,幻客让我来找你,要和我一起走吗?”


我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你。”


“我姓花。”然后她皱了皱小鼻子,盯着我认真地说到:“你不可以叫我花姑娘。”


一颗流星划过夜空,我呆呆地望着。


少女的眸子亮晶晶的,她说:“我保证,在围栏外,你会有一片更大的草场。”


“那么,要一起出发吗?”她向我发出邀请。


怎么能拒绝。


在2016年接近尾声的时候,经由幻客介绍,花哥邀请我加入全职文组,以此为契机,我认识了几个有意思的人,我觉得我们会成为朋友。


相对于评文,我更喜欢说人,他们文中的每一句话,都是他们生活的体验,有时我也会好奇,他和她们究竟走过什么样的路。


爱过哪一个人。


 @过气写手雲驀  希望有一天我有勇气把昵称改为退役老司机甜酒


先说云哥吧,文组里阴盛阳衰,作为仅有的两个直男,我们自然会发生一些超越……不对,方向不对。


其实一开始没怎么接触,男生就这样,不是说凑到一起,就能聊起来,要么顺眼一起连跪,要么老死不相往来。


直到那天,我从电影院走出来,感慨万千,威海的夜晚微凉,思念飘散愿望,我想恋爱了。


另一边,远在长春,在电影院里,云少若有所思地看着大屏幕,似曾相识燕归来?准确来说,应该是樱花重开,梅雨又来。


然后,在当晚,我们不约而同地写了《你的名字》的影评。


我看了云少的影评之后,他忽然就变得顺眼起来,估计他看我也差不多,这或许就是两个对青春尚有好感的青年之间莫名的默契吧。


我恨不得拉着云少的袖子大喊,我也爱过学姐啊,每天经过她班级的时候偷偷瞟一眼,她一笑我记好多天。


可是学姐毕业后就消失不见了。


不知道云少会给我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他的青春是什么颜色呢?蔷薇色?或是粉色夹着忧郁的蓝。


我看的云少的第一篇文是他写的【方王——喝奶吗】酒钱(写到这,我忽然渴望力量)


我这人比较粗,不太会夸人,该文给我的感觉,遣词造句非常舒服,用家乡话说就是得(dei三盛)劲,像是郭德纲唱的莲花落,干脆利落,字音咬的又稳又准。


云少掸了掸袖子, 桌上酒坛酒碗已经摆开。


门外雪疾,琵琶弦弦低,王杰希挑开酒肆的帘子,走了进来。


“劳驾,来坛酒,要好的,顺带的,麻烦把桌子挪挪,等会要有点事。”


http://whenever-7.lofter.com/post/1d237a6f_cde3a36


云少,别来无恙?


----------------------------------------------------------


 @苦昼短  你们都叫清臣聚聚,我叫花哥,有时候我也想叫她花姑娘,但是怕死。


我喜欢花,在寝室里养了很多,茉莉杜鹃酢酱草,海棠灯笼彩牵牛,碧玉文竹蟹爪兰,我等了四年,她们也没有成精,临近毕业,我也拿不走,陆陆续续送给学校里的老师,特意选的年长爱花的老太太,算是托付一个好人家。


也许还是有一朵花留下了,像是一个念头,在脑海中萌发。


“甜酒,一起写文吧。”


(笑)成为偶像吧。


其实说起来,我这个年纪很尴尬,该来的还在路上,离去的还未走远,迎上来或是退下去都不合时宜。


前几天我问室友,我们还在青春期吗?他们一时也说不清,于是百度,才发现我们已经身处在青春之外了,不知不觉两三年。


花哥还是少女啊,山弟呢,也少女。


很难说,青春到底是模样,但是看见她们,大概就明白了。


花哥在我眼里可不是聚聚,就是花哥,有时候少女,有时少年,甚至兴起了,开起车来我也不意外,这跟污不污,无关。


她的内心世界应该很大,有很多角色,她都喜欢扮演,有时穿高跟鞋,有时也拿着剑,急吼吼地要去屠龙,有时想腐一下,去吧少年,肛了他。


生活可以往南,也可以向北,这就是青春。


少女可以多情,也可以冷艳,这就是花哥。


花哥,花哥,这两天我就交稿,你不要打电话给我。


----------------------------------------------------------


 @白首青山 有时山弟,有时山妹。


说起来我这人有点想当然,高中跟人打了三年篮球,临毕业都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全凭外号称呼,什么二黑,大壮,特顺口,他们叫我眼镜兄,有时候也叫我大个。


加了青山之后,也没细问,便以为这应该是一个爷们,青山,多大气的名字,


因为群里都叫她青山,我便落下了两个字“白首”


相携白首,相望青山?


虽然我把青山当成男生,但是认识过程与云少不同,因为我发现青山……有点小男生,不是贬义,就是那种很清澈的男生,就是所有女生,在青春期都喜欢过男生的模样。


忽然间,一股义气从我的胸口涌出来,瞬间化身老魏魏琛,青山仿佛就是罗辑一般。


跟青山聊了很多啊,音乐啊,小说啊,推荐好看的动漫。


就差没推荐A片给他了。(扶胸口,还好没有,这车开了可就出事了。)


好在看见群里她们闲聊,我忽然发现山弟不是那个山弟了,变成了山妹。


有一瞬间懵逼,不过我迅速地认清了现实,默默地将他变成了她,头发长了少许,由秀气的男孩变成了英气的少女。


好在山山也豁达,表示没什么。那就没什么吧,我又没开车(抚胸口)。


山山总说自己像男生,这时候,我总是呆呆地张着嘴,想反驳吧,但是又不好意思说什么。


就与少女总自称老娘一样,其实可爱的狠,少几分泼辣。


自从山弟少了块肉,变成山妹之后,画风就不可以控制第从稳重如山走向了傻和可爱。


写到这,我要传聊天记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笔记本在wifi状态下,在乐乎上传图片好卡。


明早起床再来吧。


山山晚安。


我见青山多妩媚,


愿青山,


时光温婉,


白首不离。


------------------------------------------------------------


 @言九公子   要不是青山前车之鉴,我说不定也得把你当男生(抚胸口)


说起民国联文,我与云少缔结了坚实的革命友谊,坚决拖稿,一起作死,在找寻革命同伴的路上,我将目光投向了言九。


我冥冥之中觉得,她也是一个不甘按时交稿的好少女。


然而她早就写完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言九你这个浓眉大眼的也……


我不瞎说,也不瞎吹,目前,跟言九还聊得不多,只是在评论里打打闹闹,我说她背叛革命,她艾特花哥来锤我。


感觉蛮好的。


言九,我们以后可以更熟悉一点吗?


在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


下次要一起拖稿哦。


 @护真幻客 应该算是认识很久了吧,很难形容这种感觉,比如你觉得你认识一个人,了解一点关于她的事,也有感触,可你们却从未聊过。


各有各的缘分,没必要认识。


看来今年末尾,缘分到了,一点就够。


我可没有给她起外号,她让我叫她幻客就好。


她是外在性征种明显,内在性征不明显的人。


我是说,你看见她就知道这是一个女孩子,但是她却不要求你将她当成女孩看待的人,当然,她也不说自己像男孩子。


如果在生活里遇到,很难不喜欢这样的人,也许在某一天,我觉得自己不好的时候,就是喜欢上像她那样的女人了吧。


想起前天在小说里看到的一段:“秋风抚动了裙摆与发丝,从这高高的城墙往下望,这世界车水马龙,人影来去,风里有远远的声音,秋光温暖,临安满城,都是飘飞的落叶。”


我始终记得,那天我刚睡醒,却懒得下床,拿起手机,打开贴吧,看见她的留言。


我恋爱了。


少女心并没有爆炸,也没有感受到单身狗的清冷,那一刻,我从随手抓过衬衫披在身上,从床上坐起来,


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女生,虚长她几岁,一同畅想过未来,在没遇见过爱情之前,我们对爱情漠不关心。


等花开了,她的花开了,我傻了吧唧的咧嘴,想笑。


窗外真的有落叶在飞,


忽然想把这个秋天送给谁。








晚安。



评论(2)
热度(83)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