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驀喵喵喵

   

【安魏安】恶魔海盗团/10:00

恶魔海盗团

  魏琛对这艘船十分不满意。

  他面前停的这艘船,卖家说起来是上过大海战的船,荣誉而归,后来主人死了转手几番才到他手里,这算是便宜地卖给魏琛。然而到了眼前才知道受了骗,小小的一只,船桅杆看着都不结实,帆也破破烂烂,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自己被骗了。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卖家拍了拍腰上的火铳——那可是一把好家伙,莱茵公司出产的,亮色的金属光泽在阳光下晃得人睁不开眼:“就这个船,要么不要买。你这么点钱除了我这一艘也买不到其他的,开出去能捞一点是一点,我再给你一个水手,算应了那么多年交情。”

  魏琛看着那人手中的火铳,咽了口口水,然后扶着自己巨大而破旧的皮质帽子,勒了勒松松垮垮的腰带,转身走向了这艘自己完全看不上的船。

  船舱里是腥咸的海的气味,蜘蛛网爬在舱壁上。魏琛用力打开窗户,让外头的风吹进来。

  这确实是艘上了年纪的船了,从这沉重的气味和吱嘎的甲板就能感觉到,这艘船大概在魏琛当海盗还是个小卒的时候就已经在洋面上航行了。不过那个时候的辉煌放到现在什么都不是,这船甚至经不起别的大船一下碰撞,或许一个浪过来就被肢解了——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魏琛摸出他的烟袋,叼在嘴上,海面上只有粼粼波光,另外几艘船在海港里安静地漂着。

  当海盗啊,一辈子这脑袋就和海绑在了一起,无论是乘什么样的船。

  魏琛当了这么多年海盗,做船长也有十年,虽然落魄了,但还是够凑出一套班子的。偏偏这个舵手的位置,总是没有人。

  而偏偏这个由坑人卖家提供的水手,被原来的水手们推选成了舵手。

  “你们什么意思。”魏琛拍着酒桶叫道,手一甩把自己的佩刀按在了桌上。海盗们寂静着,没有人吭声。

  “是怕我坑你们还是怎么的,要一个外人来当舵手?还是他拿刀子威胁你们了?”魏琛扫了一眼,那个新水手并不在座位上,似乎是去清点出海用具了。

  “船长,海盗的规矩你也知道,这种事都得投票。我们都不想当,那就他当。”一个光头的水手说道。

  “让一个你们脾气都不知道的新人来协调你们这帮老油子,那和没有舵手有什么区别。”魏琛深吸一口气坐了下来,“我找你们来是来发财的,不是让你们来吵架的。”

  “船长,清点完了,随时可以出海。”

  甲板上传来叫声。魏琛理都没理,继续说着:“如果不是有大生意我也不会找你们。别给我耍什么花招,我当海盗不一定比你们久,但杀的人抢过的船比你们都多。”

  他手指在桌上敲了一下,然后抓起自己的刀,走上了甲板。

  甲板上堆着大堆的物资,那名新水手站在货堆前,接过舵手的位置显然很快就干起了自己的活,做的倒是利利索索。

  他穿着一件棕色的夹克,里面是白色的短衫,下摆扎在灰色的裤子里,蹬黑色的靴子,不像是有钱人的打扮——有钱人也不会来做海盗这一行。

  “安文逸是吧?”魏琛思索了一下,叫出了这年轻人的名字。

  “是的,船长。”

  “我是你的船长魏琛。”魏琛简单自我介绍道,“海盗的规矩都知道么?”

  “知道。”年轻人干净地回答。

  “你是舵手,他们的事交给你,平时听我的命令,明白?”

  “明白。”

  “那就去准备一下。”魏琛叼起烟袋,和安文逸擦肩而过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嘴巴动了动。

  “他们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小心一点。”

  魏琛靠在船沿上,海风吹散他脸前凌乱的刘海,下面是张海水拍打过的脸。

  脸上尽是忧虑。

  被命名为“索冰”号的小船载着十六个人,在海面上航行着,出海半个月都很顺利,没有碰到风暴也没有碰到和魏琛有仇的人。

  魏琛这个名字可是和这一圈一半的海盗有仇,提起就恨的人咬牙切齿的那一种。如果让人看到魏琛开着这么小一艘船,消息传出去他一定会被撵着打。

  “我们需要穿过娜迦海峡,然后走亚萨西海岭,一直向北。”魏琛脚架在桌子上,仰靠在自己的位置上,举着海图对安文逸解释道,“时间大概需要一个月。”

  “但是前面是风暴多发的地区……”安文逸疑惑着,这几天当舵手他很快熟悉了船上的一切,虽然有些地方很疑惑,但想来是因为自己是新手的缘故,就没有多问。可索冰号的性能他是完全知晓,对于能否通过那里抱有极大疑问。

  “那就是问题所在了。”魏琛深深吸了一口,然后一口烟喷到了安文逸的脸上。后者微微皱了下眉,却是没有多动。

  “问题是索冰能否通过么。”

  “不,问题不在这艘船,不在我们,而在你。”魏琛合上航海图,语气低沉道。

  “问题在于我?”

  “我劝你在下个城市下船,那是最后的停靠点。”

  “原因呢?船长。”安文逸对于这突然到来的问题没有直接回应,反而问道。

  “接下来的事对你这种崽子可能不太好。”魏琛表情依然平淡,烟雾遮挡着他的眼神,“小年轻还是别来海上漂。”

  “知道了船长,我会考虑的。”安文逸想了一想,转身走出了房间。

  魏琛给自己换了烟,烛火扑朔着,晃得他面前的墙上扭曲黑暗的影子,狰狞而可怖。

  出海半个月,安文逸做的点点滴滴他是都看在眼里的。虽然脾气有些暴躁,但是他看事情清楚地很。

  这个年轻人神奇地融洽在这个海盗团体中,虽然各种海盗业务非常陌生,但是他以一个合格的水手姿态办好每一件事,若即若离在团体中,不干扰也不触碰他们原本的世界。

  这是件好事。如果安文逸能及时下船,那就更好了。

  魏琛吹息烛火,黑色的影子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片黑暗。

  每个人都有秘密,魏琛有,这个班子也有。秘密虽然是秘密,但不代表别人不知道。

  这个班子的秘密就是,他们人员再怎么变,加入离开,舵手永远是新的。

  船在城市停靠了三天,在海盗们疑惑的眼神中,魏琛叹了口气,下令起航。

  而这三天,舵手安文逸一直没下过船。显然他去认真考虑过魏琛的问题后,选择了留在船上。

  他走上甲板的时候是夜晚。停靠的日子一直是海盗在港口狂欢的时候,没有人在意将自己憋在房间中的年轻人。他出来的时候海盗们也结束了最后的狂欢,在各自房间醉倒。

  海面很安静,夜晚也很安静。甲板上很安静,只有船头坐着一个人,叼着烟卷,帽子放在边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船长。”安文逸打了个招呼,拿起望远镜望向天空。

  “你应该走的。”魏琛的声音没有波动,像是这片海一样深沉,“无论度不度得过风暴区。”

  “船长,我知道你。”安文逸没有回答,说起了自己的话,“十年时间,你带着他们斩杀了海怪,解开了斯登的谜题,穿越了死亡海峡,每一次都是险象环生。能加入这样一只海盗团我无比荣幸。”

  “险象环生?”魏琛像是自嘲地笑了一笑,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只是仰起头,慢慢吐着烟气。

  良久,他才慢慢开口。

  “喂,你想做英雄还是一辈子懦夫,哪怕只有短短几秒。”

  安文逸沉默了,魏琛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后走下了甲板。

  “我们要去的地方,被叫做塞坦塔之岛。”魏琛挥着航海图,“考虑到我们的船没那么结实,所以不走前方的风暴区。”

  “没事啊船长,反正死不了。”下面水手无所谓地说道。

  “索冰号花光了我的积蓄,我可不想让他散架。”魏琛翻了个白眼,“原本是要走娜迦海峡然后过亚萨西海岭一直向北,现在我们绕一下,直接走沉沦之渊,然后折向西北。”

  他这话说出,原本还在嘻哈的水手们忽然脸色都变了,阴沉了下来。安文逸站在魏琛身后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只不过魏琛讲的过于眉飞色舞,让他连询问的时间都没有。

  “船长,你是当真的,走沉沦之渊?”有水手忍不住了,出口打断了魏琛的安排计划,“那个传说中令神明无法动弹的沉沦之渊?”

  “那个只是传说。”魏琛挑了挑眉,“那里的海面很平静,而且是安全航行海域。”

  他慢慢放下海航图,手放在背后,慢悠悠绕着桌子踱起了步,最后在提出质疑的人面前停下:

  “还是说,反正死都不怕的海盗们会害怕平缓的水域?”

  “那里的水下有很多的漩涡……”水手的话没说完,就猛然听到砰的一声巨响,魏琛手里握着一把火铳,已然对着另一边的墙壁空放了一枪,然后顶在了水手的咽喉处:“老伙计,我看你是忘了我们间的规矩吧。”

  他猛的收枪,然后转身,拉上安文逸便走出了房间。在房门口处他微微一停,最后丢下一句。

  “这是我的船。”

 

  安文逸察觉到,这艘船有很多的问题。

  不单单是这艘船的年龄,结构,还有船长和船员们的关系,以及船员本身也有很多问题。

  他们虽然是海盗,但好像没那么爱财,但如果给他们杀人的机会,他们从来都是争着抢着去的。

  他们的房间里都有股血腥味,这是他们上船前没有的。除了他自己的房间之外,单纯海的咸腥气味的地方大概只有桅杆的高处了。

  安文逸察觉到的越多,就越觉得魏琛的话,为什么要让自己下船,和自己的谈话又是什么意思。

  他不懂,于是选择去问。

  他去问的时候,离沉沦之渊只剩下半天路程。而魏琛不在抽烟。

  魏琛在磨刀。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塞塔坦之岛。”魏琛认真地磨着刀,“之前前进的路线我只告诉他们要经过风暴区北上,也没有提到要走亚萨西海峡。”

  “而事实上我要走的,就是亚萨西海峡。因
为你,所以才选择了沉沦之渊。”

  安文逸看着魏琛磨着刀,将刀在航海图上轻轻擦过,航海图没有任何挣扎地就断成了两张。这时他才满意地收好刀,又开始磨另外一把。

  “至于原因,是为了解决这些船员们。”

  安文逸震惊。

  魏琛抬起头,他没有戴帽子,也没有抽烟,这时的眼神明亮而坚定,没有那多年海洋的模糊沧桑,直射安文逸的眼睛。

  “他们不是人。”

  “他们是恶魔。”

  “恶魔?”

  “而我是他们的契约者,他们都会跟着我行动。我如果死了他们就获得了解放。”魏琛咂了一声,“我不知道是什么道理,我不是他们第一任契约者。而他们一直奉行着海盗的准则。”

  “他们从来没有舵手,舵手都是外来人,并且都会被他们杀死。”

  船长下达命令,舵手调节海盗,并且占据战利品的一大分成。

  这是海盗船上的地位划分,并且民主是海盗的特色,几乎重大事件都由投票得出。在索冰号上,因为船长和船员的特殊关系,只有选舵手一件事由船员投票得出。

  每一名舵手都是如此得到结果,每一名舵手都因为在最后的利益分成问题上被抓住把柄而杀死。明明不在意财富,然而海盗“自私”的本性让他们一直做出这样的行为。

  “他们不会死,等我死了他们就会找后续的契约者继续杀戮的行为——我在海盗圈的名头基本都是和他们一起杀出来的。”

  “那为什么要走这两条路?”

  “因为这两处虽然水面平缓,但是水底有极强的涡流,缠住就别想出来。”

  “船长的意思是?”

  “叮!”魏琛手指在刀上一弹,刀光锃亮,随后捏住刀尖,刀柄递向了安文逸。

  “他们不会死,但是可以被打到水里困住。”魏琛就这么挟着刀,注视着安文逸,“我的舵手,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解决这些恶魔。”

  我很后悔那几次的险象环生。

  但是这次不会了。

  安文逸咬了咬牙,然后握住了刀柄。

  你是想任由那些恶魔横行霸道,做一辈子懦夫,还是做个英雄,哪怕只有几秒钟?

  战争开始的很快。魏琛虽然已经是中年,但此刻爆发出的速度令安文逸都追不上,像是一只暗夜里的豹子一样,首先向甲板上的一名落单海盗发起了攻击。

  他的刀雪亮,划过的很快,但是在就要命中的时刻那名水手像是早就发现了一般,猛然转身,手中赫然也是一把刀,虽然连退几步靠到了船边,但是这一刀却是架住了。

  水手的脸上是狰狞地不像人类的笑容,他用嘶吼的声音怪叫着:“终于忍不住了么!”

  “我已经忍了十年了。”魏琛头顶的海盗帽上骷髅头的标志对着水手,身后桅杆上飘着海盗的旗帜,“这次你们不会再有机会了!”

  他几乎是喊出来的,与此同时他的刀突然一松,然后手快速从腰间闪过,火铳下一秒插在了水手张大的嘴里,随着巨大的响声,冲力将水手打入了水中,很快就看不见身体了。

  “还有十四个。”魏琛提着刀,好像没事人一般从安文逸身边走过,大声说道。安文逸虽然觉得有些不对,但是此时也只有时间提刀跟上。

  而此时的海盗们已经在船舱中集合,等在了甲板的通道口。

  “安文逸,你怎么可以!啊!”

  他们的耳中突然听到魏琛的惨嚎声,紧接着是重物落地,砸在活板门上,然后滚向了一边。

  相互对视了一下,众恶魔们提刀打开了活板门,还没来得及冲出就看到两枚燃着火星的东西滚了进来,紧接着就是刺眼的闪光和遮挡视线的烟雾,随后有什么东西撒落,将他们包在其中。

  大网包裹着十四个失去了视野的人,魏琛跳入船舱,在窗口摸索了几下,猛地用力,竟然将窗户那拆出一个大缺口。两人奋力一起,将袋子扔出了船,在噗通的闷响中坠入海中。

  两个人瘫倒在甲板上,一动都不想再动。

  天很蓝,海面很蓝。

  “好了,没了水手,你会开船么。”魏琛摘下自己的大帽子,放在胸口问道。

  “只要没有大风暴,没有问题。”

  “路线也记得?”

  “没有问题,船长。”

  “那真他娘的太好了。”魏琛沉默片刻,“谢谢你,舵手。”

  他忽然站起身,站在船的边沿上,对着船内,对着撑起身子的安文逸,大声叫道:

  “老子终于不用受那苦了!”

  这个中年的男子站在海风中,头发任由风吹乱,他忽的伸手,把身上带的刀扔进海里,把火铳扔进海里——这些都是他作为一名海盗赖以生存的东西,此时却都被他抛弃。

  他双手捧着他的帽子,然后手一甩,帽子砸在安文逸身边,被安文逸拿起。

  “我啊,还是想做英雄的,哪怕只有几秒钟。”他说,“我也有个秘密。”

  “安文逸船长,索冰号属于你了,把他开回去吧,这是艘荣誉的船只。”

  “它终结了十五个恶魔。”

END

 

评论(7)
热度(54)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