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驀喵喵喵

   

刺客

祝自己生日快乐。
给自己写一篇杨聪 @
那是多么好的人啊。

  杨聪盯着窗外下的雨,发着呆。

  训练室里已经没有别人在了,他在训练室里多逗留了一会儿,多做了一遍训练。然后他关上显示器,却又不想移步,干脆把显示器移开,往后一靠,发起了呆。

  三零一这一赛季的成绩依然不算好也不算坏,胜利和失败的到来似乎理所当然。该战胜的对手他们都战胜了,打不过的他们也依然打不过。怎样将自己维持在这个中流不掉出联盟,似乎逐渐成了他要思考的重心。

  谁不想拿个冠军呢?他又打开显示器,桌面是风景杀站在悬崖尖口的背影,昏昏的云压在他的头顶,但他站的笔直。

  这是某个三零一的粉丝画的,庆祝去年三零一以第六的成绩进入季后赛。虽然之后他们很努力地战斗了三个回合,但还是倒在了霸图的面前,光荣地又一次季后赛一轮游。

  目前三零一排在第十名,还是有很大希望冲击季后赛的。不过想到接下来要连续对阵的轮回,微草,雷霆,他的心里又沉了很多。

  训练营里没有特别出彩的新人,一般训练营里会以战队当家明星的职业为主。大部分的少年都是冲着杨聪的第一刺客而来,而这却也是杨聪不想看到的。

  刺客啊,可不是个适合当战队核心的职业啊。如果不是战队其他的人都还不够成熟,这几年转回窗也没有物色到好的选手——他大概早就把队长的职责卸下了。

  很多年前他刚开始打游戏的时候,逃课翻墙和兄弟们一起网吧连坐的时候,他玩的就是刺客类的职业。没有血量,没有护甲,除了手上的匕首,再无他物,一刀捅完拔腿就跑,队友痛苦呼喊着支援他在旁边悠哉悠哉,虽然最后胜利拿下,mvp是他的,但队友往往都死完了。开黑的兄弟们自然而然要把他小小讹一顿,一两包辣条什么的他也自然慷慨解囊。

  像现在这样作为队长,作为战术围绕的核心,每场比赛都被针对着,这让他感觉自己就是一头被禁锢住的狼,只能空空瞪着幽绿的眼睛,然后等待着刀子落在身上。

  杨聪有点恍惚,雨滴落得他有些烦躁。想想以前的联盟多好,谁都不像现在这样鸡贼,就算防的再死,自己也有机会给人关键位置来上一刀狠的,还能嘚瑟地溜走。哪像现在,简直是一头撞进铜墙铁壁,人没捅死自己先死,打得憋屈极了。

  大概此时他玩的不再是Assassin,而是Berserker了吧。

  等吧,等到什么时候有一个能够堂堂正正扛起大旗的人来到这里,他就可以再次戴上兜帽,隐去身形,提着匕首,行走在黑暗中了。

  “我们为了服侍光明而耕耘于黑暗,我们是刺客。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

  但是现在,现在还得他扛着这杆大旗,因为无人可以挺身而出。

  等吧,等吧。

  他慢慢悠悠站起身,又看了一眼那深深帅到他心里的风景杀,然后关上了电脑。

  杨聪带上训练室的门,漫不经心走在路上。

  他忽然想打网游,蹲在人背后偷偷捅刀子。

  最后再给兄弟们一人两包辣条。

  END

评论(27)
热度(160)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