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驀喵喵喵

   

静夏

  随笔,胡诌。

  

  恍惚中从语法书中抬起头,听身边人抱怨闷热,哪怕七月一号重要的考试就在眼前,心中这才确切意识到,已经是六月末,七月初了。

  

  久未见雨,久未听蝉,也无怪我对季节更替都没了概念。对一个南方人来说,这样的六月,似乎太寂静了。

  

  此地少雨。春日看心情飘一些,能够翻起些许泥土的气息便谢天谢地;夏时偶有积雨的云,也不铺天盖地把太阳都挡住,就那么半遮半漏地路过一下头上,意思意思下个把小时,湿一湿地,没多久就干了,雷电黄色预警倒是三天两头地报。至于十一二月开始的漫天遍野苍白,更是让雨遥不可及。也就秋天肯给几分面子,八月末九月初会落下几场还像样的雨,前年是下了,去年似乎又没下,到头来也是一副随缘的样子。

  

  于是不自禁地有些想雨。连绵不绝的南方雨,有淅淅沥沥,有声如惊雷,有时缓时急。雨不大而声响时有,串珠成帘汇集成湖时亦有。自那屋檐垂落的滴滴答答此起彼伏,便是闭眼南国。雨天亦多情,望窗外草也青青木也青青,不自觉便走了神,思绪若那檐上滴水,汇集成泊。

  

  前日半夜起身,适逢急雨,瞬间睡意去了七八,盘腿而坐,闭目而听。雨声虽嘈杂,然而愈听心中愈是平静。可惜不过三十多分钟雨声便停,只听到室友呼噜声若天雷。猛然就想到“不问西东”中一句“静坐听雨”,当时便很喜欢,此时复想那场景,虽然无那家国情怀,却多了几分莫名的共鸣。

  

  而蝉声更是听不到。杭城六月中末,抛去晴日,便是雨声起蝉声息,雨声息蝉声起。五月末时初闻,渐渐便连成了一片,知了知了聒噪着的和翻卷声一道。不过知了只在夏天,且晚上不当班,比之雨声是懒了很多。

  

  至于为何单挑雨与蝉而谈,恐怕是因为于我而言,蝉声起时夏方始,而少了穿着浅色夏季校服淋雨骑车走路的人,便少了这份夏。对当年的印象随时间流逝而逐渐淡去,但我还记得那六月蒙蒙天色中,勤丰桥上,雨中有人不撑伞,雨中有人不披蓑,雨中有人赤足而行,雨中有人驭车疾驰。那梅雨方歇台风复至的时光里,有人沐雨在笑。

  

  夏日我向来不想用静来形容,正是生气茂盛之时,就算无声,也有千万隐伏着的呼喊。何况不是蝉声便是雨声,又哪来的静。

  

  与杭城四十度夏日的湿热相比,此地三十度上下便让那些人喊闷热的天实在有些笑话。天色渐暗,我靠坐窗边,眼观这静夏,耳间却是那脑海中念念不忘的雨声回响。

  

  只是究竟静在何方?

  

  


评论(4)
热度(46)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