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驀喵喵喵

   

不知道取啥名于是冒昧取名为末初的题目

末初。

  首先,请原谅我以这样拖沓而散乱的叙述写下拙劣的已经不算文评的文评。

  我不喜欢揣测一个人如何,也不喜欢说什么硬性分析一个人如何。直观地看,直观地陈述,这大概是我所喜欢的方式。

  看到他的文是偶然,也忘了究竟是何契机,似乎是难得翻tag的时候扫到了,现在想来也是一种缘分。

  “啊,是长篇。”

  “啊,好好打架的。”

  “啊,是男生写的。”

  这大概是我刚接触《第五太阳纪》的直观想法,也是刚开始了解末初此人时的想法。

  似乎总有那么些人在这个年龄段思维会蓬勃散发开,如同落絮,四散飞扬,满目皆是。彼时我刚刚高考完,完结了自己的首部长篇,正准备着手第二部咸鱼作品。

  他恰好也是准高三——一年前的六月,我在那个时候动笔,开始写下我的第一部咸鱼作品。于是莫名地产生了自以为是的共鸣,于是开始了没有什么功效的推文,虽然作用不过聊聊。

  有些人注定成功,在这个圈子里他便是那种注定成功的人——拥有天赋,拥有毅力,拥有新颖的思绪,拥有不同的视角,华丽与平凡的语言如若行云流水,一笔勾下是个轮廓,再一笔便是从书卷中走出的人——这人又与他人不同,或是罪或是恶,然而或罪或恶,便是那般笔挺挺地立在那里,睥睨你,惩戒你。

  大段笔墨归到最后,也不过“厉害”两字。

  他确实厉害。私见识浅薄,举不出什么例子来形容他。他有着独特的笔,或书或画,于是他所认为的美便跃然纸上,而所见之人便都觉得他美。他常说自己三观不正,便连简介上都是简单如此,但是所谓正又是何物,所谓歪又是何物。不过是他将人们所隐晦的罪恶放在了明面,而赋予其华丽的外貌。

  然而那也不是歌颂,明明摆摆地放在那里,其残酷一眼便知,血腥与黑暗也是一眼便晓。看他的文,大概便是把那些东西看的通彻,知其而又不会去触碰。如果说因此而犯罪?怕不是智残吧。

  他大概是从深渊走出的永夜君王,身前大地上插着他的剑,深渊里说他的军队,当他拔起剑,白色的亡灵海便会降临,骨龙会为他而飞舞,黑暗骑士也将为他冲锋。

  这位君王前进着,他的世界依然在铺展着,从太阳纪到异妖,再到荒诞,到如今的所罗门,这个世界越发宏伟,也越发壮阔,而这个世界最终会如何,谁也不知。

  私在这里不谈他的剧情不谈他的人物也不谈他的文笔,因为这些优点人人一见便知,再说就成了吹捧——如我开头所讲,我喜欢直观地陈述。因此以上文字不存在任何吹捧。

  偶尔大概也会羡慕羡慕他,或许是因为他的身姿太过挺傲,又或许是因为他的道路太过坦荡,见了难免心惊,亦或是他性情太过真,说爱便爱说厌便厌自有一种潇洒,但总之,君王走上了他的路,便不会回头,后悔于琐碎。

  既末何初。我不知他本人如何理解,但此时拆字想来,大概是“既然知道总有终末,就不会去在意有何当初”。

  而我等咸鱼在水潭里蹦哒着,蹦哒着,该如何说呢。

  为王的诞生献上礼炮吧。

END

@既末何初

评论(15)
热度(70)
© 雲驀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